南非游记2-人物篇

同学H (统计系)
和H同学认识是在出机场的时候,由于H同学实在长的太高了,所以很容易引人注目。同一班飞机到达开普敦,大家都聚集在大巴柜台前,招揽生意的人继续拉客,我们也就随口聊起天来,居然同是从西雅图出发,再细聊,竟都是UW的学生跑来参加会议,立刻觉得亲近起来。果然都是穷学生,H订了和我完全一样的便宜机票,不过他比我更省,住在城里的hostel,只有一个poster的他比我更像打酱油的。虽然我也想过住hostel,不过被老板以及众多人等警告安全问题,所以还是订了美国的连锁酒店。H同学就是典型的美国学生,虽然也会一起抱怨PHD的种种不满,不过却比我这个外国人少了一份压力,即使抱怨也显得悠闲自得一些。除了会议偶尔见到一下,我们的行程基本没有重合。于是回程的飞机上我们便分享自己的南非经历。比起我周详的旅行计划,H同学的行程都是随性而行的,在hostel认识了一些人,一起租了辆车,跑去爬了table mountain,又去好望角road trip。没有任何旅行团,更像是一帮年轻人的大party。或许这就是文化的不同吧。

Proposal男(司机)
这也算是我在南非的奇遇了。之前在美国订safari的网站不过就是一个中介公司,行程订好了就分包给当地的中巴公司以及各个旅行团。克鲁格国家公园位于约翰内斯堡东北边,大约九个小时的车程。所以我首先被转包的是一家当地的中巴公司,专门负责接送往来于两地的游客。一清早,司机同学就来到我住的hostel,一边和和老板招呼着,一边翻看手上的清单,打了两个电话后,司机小哥高兴的告诉我,今天就我一个乘客。于是把背包扔进车厢,我也便乐得坐到副驾的位置,一方面好看风景,一方面也可以和司机聊聊天。司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年轻的小黑哥,大概是旅行生意做的多,所以英文很好,也很能聊。反正九个小时的车程也比较无聊,我也就信口开河跟他天南海北的侃。他说其实在南非中国人很多,他带的团也有很多中国人,可是大部分都是三五成群并有专门的导游,加上语言上沟通也不是很方便,所以没怎么具体接触过。于是,我们就聊起了很多文化上的差异。比如,做为计划生育的第一代,我是家里唯一的小孩,而做为刚刚废除一夫多妻制的南非,他则有着七七八八的兄弟姐妹。他很喜爱中国制造的产品,说是便宜又好用,我也发现,路过的很多小镇上都可以看到那熟悉的夏利。大约是中国产品的便利,黑人小哥对我这个中国来的旅客也格外热心。居然半路向我开始求婚,是的你没听错,求婚,开始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或者是我听错了,但当他三番五次的提起这个话题,就让我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是两分钟前我们都还在讨论自己的男/女朋友,怎么突然就变求婚了呢?之后,他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多么喜欢中国文化,如果我愿意,他可以跟我一起回中国,居然还谈到我父母会不会介意有个外国女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努力岔开话题,他却不停的能把话题再绕回来。黔驴技穷的我只好开始装睡,一觉醒来,他居然又开始让我考虑他的提议。。。。弄的我真的开始有些发毛,想说这车上就我一个人,不会把我拉到什么荒郊野岭吧~~~这也太不靠谱儿了。当我们终于开到营地,我那颗忐忑的心才稳了下来。其实一路上和这个黑人小哥也算聊的颇为开心,所以我只能说,这黑人小哥也太好客了点,还好他之后还要接这里的客人回去,没有再多聊求婚的事情,不过黑人小哥还是很遗憾我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一再强调他是相信一见钟情的,我只能满怀歉意的回答说这一见钟情也得两厢情愿啊。刚好去年本命年的红绳还系在手上,便摘下来送他,祝他早日和女友结婚,不要没事儿一见钟情~~

张飞兄(司机)
张飞兄是我南非旅程的第二个“私人司机”,由于没有自己的车,在克鲁格国家公园的追寻野生动物的行程也是被转包给当地的司机,好处是都是四驱的车子,比较不用担心。而很巧的是,我又是唯一的乘客。早上看到司机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位黑兄弟怎么长得那么像张飞呢,说白了就是有点凶相。不过当司机过来拍拍我,微笑着露出一口湛白湛白得牙齿,对我说,小姑娘,今儿就你一个人,昨天有啥没看到得,有啥想看的动物跟我讲,我带你找。没等我回答,看到我手中得单反,又补充到,哪里想照相我会停个最好的位置给你。看到这么热心得司机,我也开心得享受我的包车待遇。一路上,进进出出各种门卡搓车,张飞兄都热情的打着招呼,我便和他感慨,说他人脉广泛。谁想,张飞兄忙跟我解释到,那个看门的是他二哥,持枪保镖的是他三弟,错车的那个司机是他二舅。。。和着都是他们家人。我好奇得问到,你们家到底有多少兄弟姐妹啊,张飞兄想了想,我爸有七个老婆,大约才二十多个兄弟姐妹吧,不多不多。听的我这个汗啊,张飞兄反问我后,这回下巴掉下来得就是他了,一个劲得感慨我一个人多寂寞。他说虽然现在不许一夫多妻了,但他还是想生很多很懂小孩,多热闹。哈哈,真是个有父爱的人啊。旅途中,张飞兄果然像他自己说得那样,随叫随停,还经常开下去柏油路给我照相找个好角度(因为是野生保护区,只有特定得地方人才可以下车)。不停得跟我讲解动物的习性,其实这里最危险的不是什么狮子河马,而是看似温顺的大象,尤其是在交配期的大象很容易生气了就上来掀汽车,所以当看到忽闪着耳朵鼻子冒气儿的大象,尽量能躲就躲,不要靠近。结果我们路上还真遇到了这么一个主儿,我坐在车上都能感觉到它那挑衅的气势,逆道而行,害的我们只好慢慢的后退,直到它消了气回到草原,我们才得以前行。在张飞兄周到陪伴下,我的国家公园之旅相当完美。拍到了好看的日出,领略了大草原的风采。

sunset

downloads3

DSC_0164.NEF

DSC_0051.NEF

DSC_0222

南非游记1-城市篇

由于这篇游记穿越的太久,就不按照时间流水账了,拣些印象深刻的东西记录吧。旅行无外乎体验文化,敬畏自然,文化之于旅者通常是片面而主观,城市浮光掠影以及和陌生人的短暂相遇大约也是旅行的一大乐趣。所以分两篇写偶遇的人和印象中城市,而自然的神奇与美丽却难以言语,看照片就好了。

1. 城市篇

南非之旅途经的两个城市分别是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

开普敦(Cape Town)

downloads

这是一个殖民地色彩很鲜明的城市,繁华的街头,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海边彩色的洋房,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欧洲的海边小镇,只有街头熙熙攘攘黑压压的人群让人有些非洲的感觉。和夏威夷的oahu岛一样,开普敦城市的旁边有一座平顶的山峰,也叫桌子山,做为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高点,自然是旅游的热门景点,山下的缆车早早就排起长龙。由于我是自己坐着环城的旅行大巴一个人乱晃,犹豫着是排队买票上山呢,还是干脆直接自己走上去,远远望去,弯弯曲曲上山的小路其实也颇为明显。正在此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中文,“小姑娘,上缆车不?我帮你买票,跟我走,不用排队”哇咔,果然我们国人就是擅长于在人多的地方寻找商机,本来还有些犹豫怕是骗子,一个人在外总是多虑的,结果碰巧遇到一个同是开会的朋友刚刚下来确认了此人的身份。其实就是个中间倒票的,临时拉些人组成团票,我们乐得省掉了排队的时间,他则赚点团票差价。于是在“领队”的指引下,穿过层层人群,径直上了缆车,风光自然是无敌的,蓝天大海城市,小动物们也颇为有趣,一种长的肉乎乎的像大老鼠一样的可爱东西在石头边随处可见。

DSC_0073

DSC_0103

在这个环城大巴的自助游中,上下的景点中颇多大大小小的博物馆,记录开普敦的历史。至今留下的印象就是开普敦就是一个不停的被各个国家殖民的小镇,而直到最近,在曼德拉等人的不断努力下,终于算是独立起来,可是真正说到人权和平等,大概也只是一小步,虽然不再有明显的种族歧视,可是从社会的分工,依旧可以明显感觉到不公。最为著名的要数曾经关押政治犯的罗宾岛(Robben Island)了。题外话,其实说起来,罗德岛做为一个监狱还是颇为风景秀丽的。当最终罗宾岛监狱终于撤销并改建为博物馆后,这里曾经的很多犯人也已经回不去原本的生活了,索性在这里当讲解员,给了参观者第一手资料。望着秀丽的小岛,听着之前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的讲解,我实在无法想像十几年前这里做为监狱的情景。无论历史多么沉重,时间的洗刷总能将一切抚平。

DSC_0102RobbenIsland 2009-7-14 23-41-31

剩下来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好望角和南非的企鹅,鸵鸟。好望角,最早是在中学的历史书上读到,却未曾想到自己能够站在这里,而真正站在这片土地上,反而是这个到此一游的牌子让我倍感真实。做为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其实较真的话也不是最南了),这里也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汇点,据说由于洋流交汇的原因,这里经常会有很大的风浪。不过我路过的那天,天气颇为晴朗,甚至还在路上看到了飞奔择偶的鸵鸟,和托着小宝宝的狒狒,很是有趣。说到鸵鸟,这倒是在我预期之中的,不过在南非看到企鹅真是令我大吃一惊,一直以为企鹅是在皑皑白雪中游走的,居然在南非温暖的沙滩上看到成群的企鹅在晒太阳还是有点出乎意料。虽然和南极的企鹅不是一个品种,还是一样可爱的啦

DSC_0150

downloads1

 

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
这个一年前还经常暴动的地方,至今看上去也依旧草木皆兵的。比起海边开普敦的休闲与安逸,这里的确更像非洲部落的常态:纷乱,嘈杂,还有一丝淳朴。由于安全因素顾虑,我并没有进城,只是因为要去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看非洲的大草原才飞到这里,然后有专程大巴开往克鲁格。不过回来的路上在司机的陪同下进城吃了饭。其实这里很多中国人做生意,加上大部分日常生活用品都是中国制造,所以一路以来都觉得因为一张亚裔面孔,有种奇怪的安全感。后来和遇到的在这里工作的香港小哥聊起,也得到了印证,不过还是被警告不要一个人乱跑,所以我对约翰内斯堡的印象就是一个中国的乡镇城市,只是住满了黑人。而开出城市后,大片的农田和平房,拖拉机,着实觉得似曾相识。

DSC_0098.N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