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garoo Temple via north face, 5.6, 3p, North Cascade

Kangaroo Temple(袋鼠庙?)右图右边的山峰,其实我倒觉得左边那个更像个庙。

DSC00339DSC00340

最后一个晋级的是一个Rock climb,一天往返。原本贴在网上的行程是Fin,一个座落于North Cascade深处的小山峰。本来是领队给自己的带的小组设计的线路,攀爬路线比较简单。结果阴错阳差,他自己的SIG group组员都未能成行,而是一些像我这样的毕业生加入,所以临时改道了旁边的Kangaroo Temple。我倒是非常高兴,因为这是我一直比较喜欢的线路之一,进山路线比较短,攀爬路线比较长。

image1约好一早六点在TH集合。除了领队,大家都决定提前一天在山下宿营。结果不幸,我前一天从温哥华开会回来,过境时居然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导致没有赶上大家的carpool,回到家也都已经傍晚了,索性明早起来赶过去好了。收好东西,抓紧时间睡觉。半夜两点,再次顶着星星向山里进发。

集合地点在所谓的“头发夹”处,开始还没理解,看了地图发现,原来是有一段路差不多360度的大转弯,而且周围就这么一个弯,所以从地图上看很像头发夹。

准时赶到,发现领队自己没到,估计是前一段的修路堵住了。其他的组员前一天宿营周围,所以很早就到了。刚好有时间休息一下,整理下东西,领队也随后而到。这次领队是个老爷爷,剩下的除我以外的四个人都是之前的毕业生,现在谁是谁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和我一个绳子的是个英国人,挺健谈的。打包好绳子,就沿着小石头搭起来的指路标前行了。我们要爬的山顶始终藏在后面,直到翻过几座小山才终于显露面容。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圆咕噜东的大石头,不知道它的名字由何而来,反正翻译成中文挺搞笑的(Kangaroo Temple 袋鼠庙?)。

IMG_20110729_075244

IMG_20110729_083908

 

Approaching的路线上还是有不少雪,领队说前几年这个时候来的时候,基本都融化掉了,今年雪化的还真是晚。在上上下下穿过一段小短灌木群后,便到达了攀爬路线。本以为我们自己挺早的,结果还是有一个12人的组在我们前方。很神奇的是,这个组除了领队的三个人,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室外攀岩,要领队搭固定绳子。而领队还选了一条相对困难的路线,结果可想而知,他们的速度及其慢,很多地方都看着他们的队员紧紧的抱着大石头,左也上不去,右也上不去,最后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极不靠谱的队伍。我们领队英明,选了旁边一条平行的路线。我们三个绳组倒是手脚利索的超了过去。最后一个pitch还是有点意思,可能是因为路线太暴露,眼看脚下悬崖万丈,手头却没什么太好的握点。有点后悔没有带攀岩鞋,穿着靴子,多少有点不习惯,脚下没那么有底。不过掌握好平衡倒也一下子就过去了。

0729_Kangaroo

(左为最后一个pitch,右是rappel路线)

为了防止山羊把大家的鞋子踢到山底,大家纷纷把鞋挂在了树梢,可惜我没有带攀岩鞋,只好继续用我的mountaineering boots了,还好我不lead。

IMG_20110729_104132

IMG_20110729_125739

来到山顶,茫茫群山映在眼前,虽然这样的景色看过无数次,但却怎么也看不厌。啃了中饭,我们便准备返回。结果再次证明了前面那个group的不靠谱。他们只走了一个pitch,估计领队也发现组员都不大行,于是没再前进,而是下撤。然后我们竟然发现他们的组员也不会rappel,只能一个一个绑着绳子降下去。9个人,又是极慢的过程。我们总不能从人家头顶跳下去吧,所以便躺在大石头上晒太阳。一觉醒来,他们居然还没有下撤完毕。。。领队也很无语。终于听到他们clear的声音,我们才得以下撤。这段rappel的路线挺爽的,几乎完全垂直的峭壁,一蹦一跳的很不错。原路返回,到达出发点居然已经快八点了。还好夏天白天比较长,错过了大家的carpool,我只好一个人再开回去。想来等我开出山,也没什么餐馆能开门了,便掏出剩下的食物,躺在车上先填饱肚子。爬山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对食物的感恩。车里有半个早上剩下的三明治,啃起来格外的好吃。

IMG_20110729_150324

大半夜的开回家,居然赶上修路堵车。等我再次躺在自己的温暖的小床上居然又已经是半夜两点,距离起床整整过了24个小时。

 

Advertisements

Little Tahoma (11138ft) via fryingpan glacier , Mt. Rainier NP

终于有时间穿越一下之前的雪山之旅 (glacier climb)。虽然已经从基础班毕业,但还是菜鸟一个,加上年初的时候课业繁忙,没有好好的训练体能,对于两天以上或是标注了困难的行程都有点望而却步,比如Rainer。虽然也很憧憬站在Rainer 的顶峰,一览众山,但从未上过1万英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有高原反应(这次发现好像是没有,以后可以多尝试),实在害怕成为队中的拖累,只好留下遗憾。登山季节开始后,便胡乱注册了几个中等难度的线路,可惜和我时间相符的都只剩下waiting list。多注册几个,总归会有晋级的,于是Little Tahoma,就成为了第一个成行的线路。很高兴能够挤入这个队伍,Little Tahoma就是个那Rainier边上的小尖锋,其实每天路过520的时候,只要天气好都能清楚的看到。也算是圆了半个梦。

P1060092

一早来到停车场,见到领队,高大的中年白人,而另一个绳组领队则是美女一枚。难得见到女生,还是美女,真是幸福啊。剩下的就是我,一个老爷爷(特此说明,爬山老爷爷一般指经验丰富,身体矍铄,通常都是牛人一个,这个老爷爷也不例外),以及两个今年基础班的年轻小伙子。于是拼车两辆,开向国家公园。我和两个领队一车,一路上听他们的爬山故事,很是津津有味。天气甚好,一路上,Little Tahoma的山尖不断映入眼帘,不多久,就到了登记进山领许可证的小木屋,就在通往sunrise的路上。我们到的颇早,工作人员还未上班,可周围的登山组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在门口。领队大约讲了一下行程,发了之前买好的登山证。在国家公园登山就是不一样啊,一个登山证好贵哦,不过,鉴于前一阵闹着要关闭国家公园,我倒是宁愿多交些钱。

从小木屋拿好蓝色小塑料袋(本人总是消化良好,小蓝袋总是能派上用场,哇咔咔),再次驱车前往出发地。我没有再分担公用物品,而是负担了我的双人帐篷。说起来,我这个帐篷还是大三的时候在杭州买的呢,当时400块人民币绝对是哗啦啦的滴血。何曾想,这居然是我户外用品中最为值回票价的一样。到今年已经是第八个年了,虽然作为backpacking稍显笨重,但还在我能承受范围。经历了大雨滂沱,雪山湿地,依旧工作正常,一些小设计也颇为贴心。最重要的是,好拆好搭。而且每次在清一色的rei帐篷中,它也是与众不同。好像有点跑题,回到爬山,分配好物品,我们就上路了,一开始一段沿着Wonderland Trail,这是一条环绕整个Rainer的线路,一共93mi,也算是诸多挑战自我的线路之一,沿路有储存食物的箱子,如果想要环线一游的人,可以把食物提前储备好。今年比较冷,之前山里雪下的又多,所以一开始Wonderland Trail就若隐若现的藏在雪下,没多久,就完全淹没在皑皑白雪当中了。不过当天天气很好,没多久,大家就开始纷纷换装。第一站休息点在summerland,有最后一个civilized的厕所,居然出乎意料的干净。果然还是缺乏锻炼,还是变成了队伍中的最后一个。幸好之后是雪地上坡,所以队伍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大家开始轮流开路。领队大约也觉得我比较弱吧,所以每次我领头没多久,就会被换下来,于是也乐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大家后面。没记错的话,这一段好像是叫做Frying Pan,反正爬起来是跟热锅上的蚂蚁般,太阳晒在雪地上,及其晃眼,而一路上坡也汗如雨下。终于在下午四点钟来到了宿营地。我们大概是最早到达这里,占领了最好的一块大石头,在背风面搭起了帐篷。我们几个背帐篷的自然就是负责搭营地,而剩下的几个人下到旁边的小溪取水烧饭。当然,大家清一色都是mountain food。我觉得我真是不挑食的好孩子,每次大家都对这个泡起来烂糊糊的食物嗤之以鼻的时候,我则在一旁吃的很开心。酒足饭饱,领队便让我们尽快休息,明天的行程是2点起床,半夜行进,清晨登顶,中午下撤。收拾好明天的小包,系好绳子,当然,毫无悬疑的我又被分配在绳子中间,弱就一个字啊。。。太阳还在当空,有些人睡不着坐着看风景,做为睡神的我,钻进睡袋,立刻进入梦乡。

P1060101

DSCN4203

虽然是两点起床,但算起来也睡了有近八个小时。在此起彼伏的闹表中,一刻不敢赖床,立刻起来,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有项艰巨的任务,戴隐形。每次过夜的行程,这都是对我的巨大挑战,通常都是带着头灯,对着指南针上的小镜子,用僵硬的双手,努力睁大眼睛,然后就是死活放不进去,眼睛小真是没办法啊,此过程至少持续十分钟。这次还算顺利,没有挣扎太多次,基本在大家陆陆续续的起床中完成了任务。四周一片漆黑,天上的星星便显得愈发明亮,把相机放到远处曝光一分钟,居然清晰的照到了北斗七星。一觉醒来,昨日的疲惫基本消散,背上小包,系上绳子,轻装再次出发。树线以上,没有遮挡,星星和月亮的照耀下,并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反倒有种宁静般的安详,温度也不算很低,走起路来刚刚好,听着自己的呼吸,沿着领队的脚步,思维彻底放空,心中也是无比清净。不知不觉中天际边渐渐亮起,头一次雪山上完整的日出,算不上震撼,却让人无比欣喜。太阳慢慢照亮群山,我们也踏上了最后一段攀爬的石头路。人家是看山跑死马,我这是明明顶峰近在眼前,却还是手脚并用颇费了些功夫才站到上面。此时的Rainer近在眼前,仿佛再走个把小时就可以站在顶端,但我知道,这只是幻觉。更真实的大约是下面无数的冰川裂缝,呲牙咧嘴的分布在其中。

P1060122

顶峰旁边的三个小人儿

P1060112

远处的St. Helens

P1060105

稍时片刻,就打道回府了。对我而言从来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很陡的坡,大家居然一个个都坐滑下去,而我尝试了一下,果然是控制不好速度,又变成了self-rescue。实在是不想又一路self-rescue下去,只好一步步向下走,不幸又成了队伍中最慢的一个。本人虽慢,却也没犯什么错误。但其中的一个学员,竟在休息的时候,没看住自己的包包,哗啦啦的让包包先行滚下了山。于是我们山上一路人大喊rock,所幸没有砸到后面的人。领队自然不大高兴,不过也无奈,只好和丢掉包包的人先行找包,因为这位同学好像低血糖也不啥的,反正是要定时吃药,而药还在包包里,很无语啊。所以本来打算放弃背包的领队,只好带着他快速下山寻包去了。我们则按原计划返回营地,还好包包刚好停在了我们的归途中,比预计的好了很多。回到营地,稍事休整,拆掉帐篷再次扛起巨大的背包,这叫一个绝望啊。当然我们要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再渺茫也得下山是不,拖着沉重的双腿终于走回summerland,剩下的trail则终于在森林中穿梭,至少不再暴晒。可弯弯曲曲的路更像是没有尽头。当最后回到车上,已经是整整12个小时,换下行装,突然有重返人间的感觉。虽然有些小插曲,顺利登顶,平安返回,大家也甚为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