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ado River Kayaking, 16mi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这个周末终于等到了推延近一个月的漂流。除了一些商业的漂流划船活动,好像从来没有参加过自发组织的类似活动,一是因为觉得划船是需要手臂力量的,我向来没有,二来自己也没有船,没有经验。来到LA,认识了不少朋友,所以便有了这次机会。肥猫夫妇大名倒是很早就有耳闻,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果然是神仙couple户外经验丰富,各种准备计划安全措施,都非常详尽,跟这样的人出去真是省心~~

确定了参加后,才发现,原来漂流活动非常之靠天吃饭,一定要顺风顺水才能进行,于是就有了漫长的等待,拖到上周终于等到了预测的适合风向,于是倾巢出动。

既然是顺风顺水,自然是单程路线,我本以为会前一天shuttle过去一辆车,后来说是要看周日的风向决定从哪里下船,所以周六到了营地就比较无所事事了。我们宿营的地方是位于小镇needles郊外的公园里。由于临近Arizona,天气非常之热,在太阳低下站个两分钟都有要晒伤的感觉,一起的朋友跑去钓鱼,我这个只对吃鱼感兴趣的人,就躲在营地了,本来还说找找有啥trail溜达一下,如此的太阳我决定还是到树荫下的帐篷里继续睡觉,刚好由于某人倒时差害的我之前都没睡好,所以这个临近傍晚的午觉睡的很香。

估计是科罗拉多的水太清了,所谓水至清则无鱼,期望的烤鱼自然就泡汤了,但是肥猫夫妇很赞的带了烤盘,还有淹好的牛肉,晚上的烤肉大餐也是非常之丰盛。酒足饭饱,气温也降下来,刚好回窝睡觉。半夜起风,起来拉紧帐篷,又看到了满天的繁星,有时候真觉得,每次的野营就是为了那片怎么也看不厌的夜空。

言归正传,一早起来,司机忙着shuttle车子,提供船的朋友们忙着给船打气,整理各种出发用品,我这个菜鸟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帮着大家烧早饭。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就下船出发了。作为最弱的菜鸟,自然要傍大腿,所以和肥猫同船,我的工作非常之简单,就是左右划就好了,和牛人一起就是省心啊,想当年自己划船时,那叫一个zigzag啊。

科罗拉多河,沿途的风光很漂亮,峡谷的两边,红色的石头好看的很,各种小小的弓形很有结构感,土坡上有很多看起来毛茸茸的淡红色的仙人掌,十分可爱。可怜我的防水小相机被我折腾的不那么好使了,也就没有带,所以没什么照片,以下的都是猫太帮忙照的。

16mi划下来还是挺累的,回到车里,手臂痛的觉得所有的陈年老筋都被拉到了,即使冰敷了很久,还是觉得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瓦卡卡。

猫太写了一篇很有趣的游记,备份一下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osAngeles/32682427.html

img_2042img_2430

Mt Baldy via Manker Flat, 7.5mi, EG4000ft

之前听一起爬山的朋友说过无数次baldy,似乎是极其热门的一条线路,算是唯一几个能积点雪的南加山峰。上周末的降水,终于让山头铺上了白纱,虽然之后的一周暴晒,但总算还是留下了些。前些天还在习惯性的担心雪崩呢,终于了解为什么没有人理我了,还真是挺难得有足够的雪崩下来。本来打算背板子上呢,这雪况也懒得去滑,还是慢慢爬我的山吧。

~~~~~~~~~~~我是郁闷分割线~~~~~~~~~~~~ ~~~~

此段与爬山无关。 我的车被偷啦!!!!不是整个车,是车里的东西,周六一早准备去爬山,进了车库发现车门虚掩,车里一片凌乱。意识到遭了小偷,我们家的apt还是gated的呢!!!而且我的车位很靠里,居然被盗。损失了一个坏了电池的GPS,最心疼的是妈妈送我的紫色围巾,前天游泳就放在车里了,居然也被小偷偷走了,还有我的紫色墨镜!!!!!气死啦,气死啦!后来报警,警察叔叔做了笔录,叫我以后要仔细锁好车也无能为力了,后来又来了个美女警察,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收集了一圈也没有收集到指纹,据说是带着手套犯案的。然后了解到这一带最近很多车遭了小偷。我要搬家!!!

~~~~~~~~~~发泄完毕,言归正传~~~~~~~~~~~~~~~~

 

大约老天爷看我怪可怜的,之后的hiking出奇的顺利,开车进山还以为会white out,结果到达TH,晴空万里,朵朵白云飘在脚下,踏云而上,不多久就到达了雪坡,之前怎么也找不到crampon,刚好队友有多余的micro spike,而真正到达雪坡脚下,太阳已经把雪晒的软软的,加之前面的人已经break in好了trail,拾级而上,偶尔kick step颇为轻松。半山腰眺望,云彩都是一朵一朵的,像极了pixar的那个云彩宝宝的短片。登顶又见那熟悉的雪景,之前的郁闷也被一路的大风吹的差不多了。回程路上找到了一片空地,没有了山顶的大风,太阳照的暖洋洋的。领队果然不负重望,背了炉子,于是再次尝到普洱冰糖威士忌。回到大坡,云海翻腾,蔚为壮观,而当我们换好装准备坐滑时,则风清云散。一路高兴的滑下去,最高的时速竟有11mph。难得山的坡度,雪的硬度都如此刚刚好适合坐滑,真是非常幸运。这个山头很好,以后可以经常来,往返8mi,爬升4000,和Mt Si的数据一样,非常适合training。偶尔积点雪还可以练习下基本雪地技能。很不错。

7016483113_47e73f0744

晚饭吃到了豆皮包的精酱肉丝,大赞~~虽然是倒霉开头的一天,但之后的无比的幸运也算是补回来了一些 。

地图备份:

elevationspeed

Alaska 极光之旅 2

“Old longings nomadic leap,
Chafing at custom’s chain;
Again from its brumal sleep
Wakens the ferine strain.” -- Atavism by John Myers O’Hara

 

第二天中午起床,赶去看狗拉雪橇的比赛,才发现比赛的狗狗不是想像中毛茸茸的husky,而是光秃秃的杂交狗,据说是为了比赛特意杂交训练的,很昂贵的,但确实不怎么可爱。它们叫起来的声音异常凄凉,和当地人聊天说这是它们彼此的交流方式,听起来很像狼嚎。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灵光,可是飞驰在雪地里的它们倒是颇为帅气,在到此一游了几张照片后,我们赶忙加入今天的主要行程,北极圈。

dsc_0091

Dalton Road Trip倒是一直都在我的list上,之前是很想找个夏天,自己租辆车,road trip from Fairbanks to Barrow然后跳进北冰洋游个泳。结果这次居然rh找到了一个guide trip,冬天沿着此路进入北极圈,自然乐得加入,算是先探探路。我俩是最后被接,一上车发现,除了司机和两个美国人外,剩下的六个人清一色台湾人,再加上我俩,真应该弄个讲中文的导游~~插个题外话,出乎我意料的是,喜爱极光的绝大多数是亚裔,尤以日本大妈和台湾mm居多,很多都是山穷水远计划数月来此。据说日本人是认为看到极光可以得到好运,这跟对着流星许愿一个道理,而台湾mm大约都是受日本偶像剧影响,寻求那一份严寒下的浪漫。后来细想,估计我俩大概内心深处也是有着如此的迷思吧。回到Dalton Highway,这条路是因为阿拉斯加的输油管道而建,所以一路可以看到弯弯曲曲的管道时隐时现在路的右侧。沿路的第一个景点就是走进输油管,虽然建造时大幅超支,但这条经济命脉给荒芜的阿拉斯加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滚滚黄金。

dsc_01421

dsc_0185arctic

剩下的停留,多半是在欣赏无限美好的雪景,司机是本地人,曾经当过猎人,所以兴致盎然的给我们讲他狩猎的一个个故事,听的我津津有味,中途还特意给我们展示他的战利品之一,山猫,他的奶奶特意把皮毛做成了帽子,手感那叫一个好啊,可爱的不得了,于是每个人都争先带着合影。在临近到达北极圈的路上,大桥横跨育空河,宽广积雪的河面,完全是The call of the wild里面的场景,犹如开篇John Myers O’Hara的诗句。

迎着最后一缕余晖,我们终于到达了北纬66度33分的牌子,照过相片,大家纷纷回到车里喝着热饮,我却实在着迷于那绚烂的星空,抱着杯子不肯离开,直到司机准备返程,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车里。北极圈里更容易看到极光实在是个误解,司机说,这么多次带团,他只在北极圈内看到过三次极光,其余的都是在回程的路上。这次也不例外。返程已经是晚上十点,前一晚就基本没怎么睡,所以尽管车上极不舒服,我还是找了个姿势睡了过去。梦中被司机叫醒,下车后则看到满眼跳动的绿光,要不是车外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寒冷,我真的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相比昨天的优雅的舞动,所有的魅影像是变成了顽皮的小妖,你追我赶,不停变幻着形状,曝光时间稍长,则满屏的绿色。大家已经不再感慨,安静地欣赏着空中的芭蕾。一曲谢幕,天空再次恢复平静,所有的星星依旧悬挂在远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dsc_0215

mar10_nef

dsc_0233

之后的几次停歇都未再看到如此的绚烂,我的要求也不高,一次足以。回到我们的大卡,又已是清晨,赶回住处,早已昏昏欲睡。

最后一天的行程去尝试了一下狗拉雪橇。随便在网上找了一家发email问,一来一去像朋友聊天般,也没有什么收据,约在河边见面,甚至都没有具体的地址。沿着guide的email描述,找到了那个上坡前的河床。虽然我们已经穿了无数层,Tonya还是拿出了一堆衣服,一间间帮我们套上,变大了三圈后的我很像爱斯基摩人。这么多衣服穿在身上,和当年在西雅图穿潜水服一样,动弹不得,走起路来都一摇一晃的。我们的雪撬有两部分,一个是主雪撬,Tonya负责掌舵,然后一个人像蚕蛹一样裹在里面,后面还会拉一个副撬,另一个人则站在上面,半程后,我们再互换位置。我还是更喜欢站在后面的感觉,虽然寒风凌厉,但确豪气冲天。狗狗们跑起来还是很快的,尤其领队的狗,非常有气势。

mar11_jpg1

而我们最后的行程再次结束于温泉,冰天雪地里泡温泉实在是太享受了,所以不厌其烦的驱车前往,顺道拜访了一下旁边的冰雕博物馆,相对比较一般。等到最后坐上回程的飞机,像是做了一场美丽的梦,沉沉睡去。

 

 

Alaska 极光之旅 1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

想来形容冬天的阿拉斯加,这算是我能找到意境最为相似的了。虽然这里没有独钓寒江雪的老翁,却有着一骑绝尘般飞驰于冰雪之上的爱斯基摩人。同样连绵的山脉,稀少的人口,孤寂的广阔而美丽的无法言语。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到阿拉斯加,这份荒芜和冰冷是我无法抗拒的。特意选在冬天,自然是为了那萦绕在心中已久的极光。其实早在西雅图的时候就和RH觊觎这个旅程,无奈两个人都太能折腾,始终未能成行。终于,当我们开始工作,没有了大把的时间,又困于美国,极光之旅再次被我们提上行程。上次去死谷的时候讨论此行程,一拍即合,回来几通电话,机票旅馆行程迅速搞定。很喜欢rh的一句话,有个靠谱儿人和你一起2,很幸福,我也很享受这份提包就走的潇洒。

周五一早(Mar 9),先从LA飞到SFO,和rh汇合,又经停西雅图,前往此次目的地Fairbanks。转机西雅图,不禁感慨那依旧如故的阴雨绵绵,而熟悉的机场,怀念起曾经无数次的旅程,想当年和rh同学做的最多的大约就是彼此接送机场了。转机时间比较充裕,便坐下好好吃了顿中饭,却未曾想到,再次坐下好好吃饭居然是三天后。到达Fairbanks,已经是下午四点。由于上次去死谷租车,enterprise的suv实在是不给力,想到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这次换了口碑较好的Hertz。出了机场,虽然是想像中的茫茫白雪,却没有太多无法忍受的寒冷。正开玩笑说,要是能租辆前面的truck就好了,结果按下钥匙,居然真是我们租的suv,这也太给力了。而之后的旅程也证实rh这个明智的抉择。阿拉斯加人们太习惯这种冰雪了吧,除了两条主路,其他的路都不清雪的,随便就开到雪里了,而有了这个卡车,顿时安全感犹生,尽管如此,开车还是要很小心。

在临近的超市采购了食物,便直奔住处。这次住在城市外的hostel,由于远离城市,所以这个小木屋也是个观看极光的热门之处,索性就住在这里了。Fairbanks说是阿拉斯加的第二大城市,市中心也不过横竖两条街,五分钟不到,我们眼前就只剩茫茫的林海雪原了。小木屋掩藏在树林之中,要不是有GPS指路,很容易错过那个铺满了雪的小路。这路实在是太窄了,稍稍有一点没有对准,就直接撞到旁边的雪堆上,在前前后后折腾了一番,终于顺利开上山坡。这大概是我见过最不象hostel的hostel了。从外面看过去就是私人住处,推门而进,没有任何锁,没有前台,一个摆满了椅子的客厅,和与其相连的极富生活气息饭的厅和厨房。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直到看到一个满脸白胡子的老爷爷,赶忙过去询问。老爷爷拿起一个乱糟糟的夹子,找到了我们的名字,然后便带我们上楼,分给我们角落里两个稍微空些的床位 ,这感觉很像是住进了别人家~~其实也是啦,这个hostel由老爷爷和他老伴经营,他们也住在这里,几个孙子孙女放假也会过来玩,至少我看来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当然还有些我们这样住在楼上楼下的过客。

收拾停当,我们便匆匆赶往温泉极光观景处,,由于地理位置,号称这里非常适合观看极光,加之预告说这一天极光活动强烈,我们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一路上还有些担心乌云的遮挡,结果随着夜幕降临,天空居然晴朗起来,满天的繁星份外夺目,而当我们停好车,走到visitor center,极光居然就闪烁在我们眼前。淡淡的一抹绿色撒过天空,没有眩目的跳跃,格外的静谧。虽然室外的温度已降至华氏零下,我们却像长了根儿的树戳在雪里,傻傻的望着天空。那一抹绿色幽灵般的缓缓移动变幻,优雅奇异。虽然摄影技术和设备都极其陈旧,我还是忍不住架上三脚架企图捕捉哪怕是瞬间的美丽。折腾了很久,都未能如愿,最后,多亏rh同学的强大搭讪功力,在我们旁边的摄影师大叔过来帮忙,终于调对了参数,照出了几张稍稍能看的照片。

dsc_0060

虽然无比激动兴奋,也还是挡不住极度的严寒,一阵极光过后,我们决定在冻成冰雕之前还是先去泡温泉。这家resort是日本人开的,所以温泉很是有日本特色,室外的池子不再是美国那般毫无创意的游泳池,而是石头堆砌而成,灯光也布置的十分讲究,甚至连接的走廊都颇有日本风味。穿着泳衣走过那段室外长廊,冻的都感觉不到冷了,而一脚踩进温泉,则非常有种烫猪蹄的feel~~,不过渐渐适应水温后,就觉得无比惬意了。温泉一带雾气很重,但偶尔迷雾散开,极光闪现,背靠温暖的大石,顶着一头冻成冰柱的头发,仰望天空,这个世界真奇妙。

p1070447

折腾到午夜十分,我们还是依依不舍,但极光似乎已经淡下去了,凌晨两点,我俩已经在等待下一轮极光中睡过去了无数次,决定还是回到小木屋,这一晚的神奇早已让我觉得值回机票,安心撤回。到了小木屋,再次看到最后几缕缥丝,配上远处人家橘色的灯光,格外美丽。心满意足的睡下时,已经几近清晨。

dsc_00671

待续。。。

Backbone Trail, 14mi, EG1500ft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

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这个周末呢,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南加,其实本来是有一个camping trip的,可惜天气不好,取消了。还好爬山的领队,风雨无阻,开始领导他的backbone Trail Traverse。

Backbone Trail横贯santa monica山脉东西。西起Point Mugu, Jone miller trail,东至Will Roger State Park. 全长65英里,由fire road, single trail 和两小段 unmaintained trail组成。计划四到五个周末走完全程”摘自领队的号召贴。这周就是从东边的起点开始,先完成12mi。由于周末预报有雨,领队星期五晚上给我电话,说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于是,心里os, 果然加州人民太习惯明媚阳光了,居然下雨就不出门了。而在西雅图呆了快六年的我好像真的爱上了雨水,听到下雨,居然莫名的激动,高兴的翻出了压箱底的防水衣裤。

周六一早,果然如预报,天气阴沉沉的,雨滴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洒落着。由于是单线的路程,领队把车子停到了终点,我则负责接他回到起点。接到领队后,了解到,原来最后一刻还是有很多人决定参加的,于是,稀稀落落居然在TH又等到了6个人。只是除了我和领队一身防雨衣裤,大家竟然人手一把伞,还有直接牛仔裤就来了的。心中暗自佩服南加人民的勇猛,我真心觉得风雨还挺交加的。而我的装束也遭到了大家一致的侧目,还有mm关心地问我为什么不带伞,顿时头上三道黑杠。当然遭到侧目的到不是没带伞,而是我那鲜亮橙色工程裤。上周末和rh在阿拉斯加乱逛,走进少有的几家开门的店,顿时被那荧光色的衣裤吸引,刚好又在打折,非常便宜。于是我俩就很无聊的一人买了一件,弄得收银员都觉得,这两个明明就是游客的小丫头干嘛弄两件施工服。来,上个照片,我真心觉得那橙色挺好看的,却被领队一路取笑说我很像路边的修路的玉米桩,下面还特别有两条反光带。

6995061701_697e43f963_o

但不管怎样,我一路都是暖洋洋的,没有湿到任何地方。天公还是很作美的,除了偶尔的阵雨外,基本都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雾气蒙蒙反而很好看,而且所有的植物被雨水洗刷的翠绿翠绿了,完全没有平时灰头土脸的。所以尽管没有带相机,我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咔嚓几张。同行的朋友还教我认了几种植物,其中就有加州的州花,花菱草,也叫加州罂粟(California poppy)。我很高兴的把大脸凑过去,和它合了个影。因为风雨,金黄的花朵有些凋零,领队便揶揄我说都是被我照的,谁知我居然冒出了句,闭月羞花。哈哈,太大言不惭了,我错了,做人要低调,低调。

一路没什么爬升,只是道路略显泥泞,所以便高兴的和大家聊天,几次爬山下来,人也七七八八认识的差不多了,聊起天来更加轻松愉快。中饭,在一块小小的岩洞下,只是八个人略显拥挤,领队一如既往的背着他的威士忌,借来一口,顿时从里到外暖洋洋的,在大家的瑟瑟发抖中,我居然吃饱了开始犯困,穿得暖就是好啊,呵呵。后半段,太阳公公也来凑热闹,居然看到了蓝天白云,而乌云似乎也不愿离开,竟下起了两分钟的冰雹,小冰球掉在衣服上噼啪作响,大家忙拿出相机照相,我则一旁愣愣的发呆。居然又有mm过来帮我撑伞,赶忙道谢。这一天的行程在乌云密布下起始,蓝天白云下结束。

老公出差,便开心地和领队,美女s一道腐败,不知是真的饿了,还是这家餐馆确实好吃,作为向来讨厌buffet的我居然吃得很开心。所以在此做个记号。

Hokkaido Seafood Buffet
15910 Ventura Boulevard, Encino, CA
(818) 990-1488 ‎ · hokkaidoseafood.com

 

各种野花

0317_backborn

Boney Trail, 8.2mi

秉承每周一小hi的传统,这周过去的是位于Santa Monica山脉的一个著名的Mishe Mokwa Trail,据说五星风光,没有难度。不过吸引我的却是中途的一段可以眺望Echo cliff的路段。经常听gym里一起攀岩的人谈起Echo Cliff,很像是原来的Vantage,一个有各种难度,一到三个pitch不等的热门室外攀岩区域,由于离城市也近,所以适合daily的行程。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partner,所以每次都是在gym里瞎晃,想来这次hiking可以先熟悉一下地形。

果然没什么难度的hiking,参加的人就很多,早起和美女S一起carpool到达TrailHead没多久,就看到领队以及无数和领队打招呼的人,小算一下得有二十来号人。美女S同学是之前几次hiking认识的,周末喜欢出来走走,小聊一下发现住的蛮近,就决定保护环境一起carpool,S很准时,所以我们是竟是第一个到达起点的。大部队到齐之后,细细望去,居然可以认得其中的一半之多,也再次见到了第一次和我一起camping的sunny mm。sunny很高兴的告诉我她在我的鼓动下也开始报名学习攀岩,还一并忽悠了另外两个同伴,哈哈,看来我的宣传果然有效。

大约是和sunny mm志同道合,一路走来,相谈甚欢。没走多久,就上去了Santa Monica小山脉的顶峰,遥望四周,碧海蓝天,以及山脚下密密麻麻的城市,颇为养眼。下了Sandstone Peak我们一行几个人就直接上了Tri Peak也没有等领队带路。在Tri Peak上遇到一个更大的队伍约莫四五十人,也都是亚洲人模样,聊起来原来是Meetup上的LA asian group,大约都是第二代移民吧。他们的group叫做entourage,而反问我们是哪个group时,我们只能嘿嘿一笑,无名之组吧~~~。在Tri Peak上也几近中午,掏出午餐,才发现我背了美女S的中餐,而此时我们大约已和领队分道扬镳,而S刚好在领队那一组。同行的人安慰说,跟着领队肯定有的吃啦,你不用担心,不过还是颇为愧疚。果然,之后再也没有碰到领队等一行人,后来聊起才发现他们没有上Tri Peak而是取道Chamberlain Rock Trail。而我们从Tri Peak下来后就回到主环线的回程路上,走到Balanced rock后,时间尚早,便想过去近距离看看,可能走的路线不大对,直到trail尽头还是在遥望那块金鸡独立的大瓜子儿。

p1070313 (1)

Balanced rock 过去没多久,终于看到了我的Echo Cliff,远远望去,峭壁上密密麻麻的小人儿,看起来很不错的一面墙,很大一片,下次一定要搭讪gym的ggmm蹭个trip过来爬爬。

P1070315

悲剧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我们回到起点的时候居然只有三点。一路未见领队一行,想必走了不同线路,于是我,sunny mm,摄影师同学都是和别人一起carpool过来的,只好坐在起点百无聊赖。一边猜测他们到底走到哪里去了,一边讨论一路看到的直升飞机,想说是不是有谁遇险,前来营救。又觉得这个山小小的,trail又维修的很好,能出什么事情。两个小时后,终于盼来了领队一行,也才了解到,直升飞机,以及后来赶到的救火车竟然只是因为trail上一外国mm扭到了脚,打了911,大家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批评美国人太小题大作浪费资源,还是赞扬他们急救系统完善。

地图备份:

image2

The Mysterious Dawn Mine, 7.5mi, EG1500ft

从死谷回来后的周末,又去寻觅了LA附近的一个遗弃的矿场,算是继续向西追寻当年淘金的脚印。Trail的起点在national forest里面,开到集合处发现,仅有的为数很少的停车位已经被占满,为了不要再重蹈罚单的悲剧,我也算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所有的sign都仔细研究了一通,还特意借了同行mm的公园卡,把车停在了稍远的拐角处,却还是一路提心吊胆。

当初网上没有什么人回应,结果在trailhead居然聚集了七七八八一队人马,大约是我最近常常出没,也竟碰到了一些熟人。整个trail其实只有6迈,也是一个环线。领队在召集贴里写到会数次穿越小溪,弄得我还小激动了一把,很难想象,平时光秃秃的土坡上如何出现一幅青山绿水的画面,当然我也没有很大期望了。前半段的路程还是在太阳下行进,所以依旧是明晃晃的枯黄野草和虽然是绿色,但依旧是沙漠般的扎人植物,据同行的人介绍,这片山三年前遭遇一场大火,所以至今到处可见乌黑炭化的枯木。不过,野草已经生命力顽强的覆盖了整个山坡。中途休息的地方叫做好望角,只是实在是山寨的有些粗糙,不知道这个名曰好望角的屋子是作什么用的,队里的两条狗狗倒是很happy的躲在阴凉下。

P1070270

之后不多久,就到了此行的重点之金矿,戴上头灯,钻到洞里,废弃的矿口已经积了不少水,再更深处则变成了水潭,所以也无法再前进。刚好和我一同进来的是摄影师同学,便有了站照片纪念

P1070284

回程的路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小溪,那真是“潺潺”流水啊,时隐时现在乱石中,远远看去更像是即将干枯的河床,不过有了水的风景终归多了一份灵性,恰好和摄影师同学步调一致,居然有了几张不错的人像照。

P1070276P1070291

虽然回程的线路没有明显的trail,不过大石块上明显的标有大大的黑色箭头,也算颇为好认.

回到起点,时辰尚早,刚好离我平时去的游泳馆很近,又跑去游了几圈后,神清气爽回家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