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 Whitney, Mountaineering Route, 2d1n, 13.6mi, EG6300ft

Mt. Whitney作为美国本土最高峰,自然是广为关注,加上又有很好的trail直通山顶,没有任何技术要求,所以非常之热门。为了控制人数,每年从五月到九月,permit都是抽奖得到的,要提前很早申请,而且中奖机率有限。我这个人向来很懒,周围的一些朋友今年都没有抽中,于是我便撺掇几个平时一起爬山的朋友赶在lottery之前过去,就有了这次四月底的Whitney之旅。

P1070574

上Whitney有两条比较popular的线路,一个是二十二迈的main trail,一个是十迈左右的叫做Mountaineer Route(MR),起点都是一样的,只是MR更短更陡一点。我也忘了为什么了,好像就是觉得MR线路比较有趣,就决定走MR。虽然叫做Mountaineer route,其实没有什么技术要求,就是最后的500feet,有些人说需要绳子,看了一下网上的Trip Report,最多也就是lead设一下fix line,并不是真的需要攀岩。虽然最后还是决定带着绳子和一套Alpine rack,不过只是以防万一,如果线路真是需要攀爬belay,也就算了,毕竟一起去的朋友都没有什么攀岩结绳的经验,我一个人double check都很难。所以其实我应该算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过去的,组织的时候我就再三强调,only for fun not for summiting,大家都非常理解,所以最终我们顺利登顶下撤,绝对是意外的收获。

既然title都写着大战黑熊,这次就倒叙一下,先写这次旅程的亮点。话说,J同学一路小跑第一个下到山脚,作为司机的他,把包包扔在Trailhead就去开车了。等到我们下山,J同学还开心的和我们讲,说刚刚开车回TH看到一只黑熊在翻垃圾,我们纷纷表示没有看到。于是,J同学就问我们把他的包包藏哪里去了,我们很诧异,自己都累得要死,谁会去动他那近50lb的大包啊。问题来了,明明放在TH的包包就这样不翼而飞了,大家纷纷下车寻找,只听旁边另一组人大喊,包在那里,再定睛一看,原来J同学所谓的黑熊翻的不是垃圾,正是他的包包。J同学英勇无惧的上前大叫,“滚开,还我包包!”,同时用头灯大照黑熊,旁边的朋友也上前助阵。黑熊果然比较胆小,折腾了一下就吓跑了,等我过去的时候,只见一片狼藉,黑熊把J的顶包拉开,抢走了仅剩的几块面包和火腿,同在顶包的羽绒服不幸也被它挠破。虽然我知道此时应该同情一下可怜的J同学,可是我还是觉得刚才那一幕太难得一见的有趣了,和黑熊抢包,这还真是人生完整啊,算是此行最大的亮点了。最后我们上车,黑熊同学还不忘跟我们say goodbye,特意从我们车前穿过,大约是感谢J同学的三明治吧 

0428_Whitney

OK,言归正传,写我们的登山之旅吧。作为组织者,我很勤快的查了很多资料,在出发前不停的email骚扰大家,由于带了绳子,还强迫大家都去买了些必要的gear。周五晚上我们就出发,住到了最近的小镇Lone Pine的一家hostel里面。强烈推荐给大家这个hostel,Whitney portal hostel非常干净,独立的卫生间,感觉比一般的motel都来得干净。然后就是简单的讲了一下基本绳子的使用方法。

周六一早,就跑去ranger station领permit,才发现,不仅没有quota,而且连钱都不用交,以至于我后来一直怀疑是ranger忘了收钱。然后就每人发了一个pack in pack out 的便便袋儿,非常之高级,纸巾,湿巾一应俱全,连袋子里都放了除臭的粉末,这可比我们原来的blue bag高级多了。搞定permit,我们非常休闲的跑到对面的subway,饱餐了一顿才上路,等到真正从TH出发时都已经快十点半了。第一天的行程是四迈,4000的爬升,在iceberg lake扎营。我错误的低估了行进的时间,由于爬升比较陡,加上大家都负重,找路,其实还是花了很久的。幸运的是,赶在天黑之前,还是顺利的到达了营地。沿途还看到了两面很好的冰墙,以及一组攀冰的人。

营地海拔12600,大概由于一天很累,感觉很不舒服,搭好帐篷我就挂了,坐在那里怎么也不想动,几个比较有力气的朋友忙着烧水煮饭,我则窝在一旁,不停深呼吸。心里暗想,这回完了,明天咋办勒?结果,等大家都睡下后,我居然又活过来了,跟没事儿人一样,也睡不着了,于是跑出去看星星,收集了大家的瓶子溶雪烧水。折腾了一大通,回到帐篷居然依旧清醒,作为睡神的我这还真是不常见。终于挨到了清晨,便爬起来吃东西,看日出。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我一早便敦促大家准备东西,登顶的路非常简单,就是眼前的大雪坡,不到两迈,2000爬升。分配好东西,我们便上路了。非常喜欢老大的这张照片,登顶途中的我们。

其实登顶异常的顺利,大约是很多人有和我一样的想法,所以大约有四五个group在我们前面,雪上的trail都已经break的非常好了,而最后的500feet,已经有人下来了,指导我们了最安全的爬升路线,所以绳子完全没有用上,我们也非常顺利的在中午12点,站到了山顶。景色自然是无以言喻的美丽。

下山的路程则简单很多,一开始没有穿防水的裤子,还在犹豫要不要坐滑,看到大家一个个都下去了,也懒得走,一并滑了下去,虽然很爽,不过屁股冰的要死。下到帐篷,赶紧把防水裤子拿出来穿,之后的坐滑就舒服多了,尽管不停的坐滑,路程其实还是挺远的,不停的在大石头上蹦来跳去,也很累。幸运的是,赶在天黑前,pass了所有需要手脚并用的路段,基本回到了踩好的trail上。最后则是一开篇讲的大战黑熊。

随行摄影师,照片都非常的好看,备份link

http://www.flickr.com/photos/geppettoj/sets/72157629937436119/with/6984478140/

地图备份

whitneydatawhitneymr

墓地,Westwood memorial park

http://www.seeing-stars.com/Maps/PierceBrosMap.shtml

假期总是转瞬即逝,回到LA后,特意和rh跑去了杨导的墓前吊唁。虽然很早就看过他代表作一一,不过还是后来受老大和rh的影响了解到了他更多的作品,他的电影对生命的洞察总是不动声色,却又让人无法呼吸。之后才发现,同葬于此的还有一代女神梦露小姐,比起周围的墓碑,几十年后,她的名字依然闪闪发光。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DSC_0093

DSC_0075

Alabama Hill, Sports, Trad, Single

作为一个很爱脱离大部队的小盆友,周六一早,我和小P同学实在等不住,就先行前往领队的安排的第一站shark’s fin。就是一个非常像鲸鱼尾巴的石头。

0512_AbalamaHill

当我们准备停当,大部队也刚刚赶到,于是就帮忙挂了条绳子。无奈我和小P同学都很爱leading ,所以挂好绳子,和领队打了个招呼就跑了~~这次我们都有经验了,小P同学特意买好了guide book,而我也把mountain project的线路都下到了手机,终于算是有备而来。很快在不远处又找到了很多适合我们的线路。想想看我俩还真算是手脚麻利,一天下来爬了7条sports和两条trad。一致觉得此处的rating很不靠谱儿,从5.7到10a基本是random给的,7也没有很简单,10a也没有很难。比较有趣的是其中一条5.9的线路,crux point在第一个bolt,为了防止摔倒地上,我们拿树干自制了一个钩子,打算直接从地面挂上保护,结果接了两层树枝都不够长,小P同学当机立断,把我扛在肩上,于是成功的挂上了保护,想想看那情景还真是搞笑,很像小时后贪玩打树上的果子,哈哈~~

P1070599

周六的顺利让我们happy的计划周日的行程,准备爬几个multi pitch和几个trad。结果就悲剧了,好像每次出行都要小小的悲剧一下,不过行程也因此变得有趣。问题就出在那个两个pitch的线路,整个线路大约60米,或者分为两段,或者一个人leading整个行程,剩下一个人follow,rappel两次下来。结果我自以为聪明的,想说follow的时候背上去一根绳子,两条绳子一起,这样rappel一次就搞定了。其实一切也很顺利,只是最后当我们都下来后,悲剧的发现,绳子死活也拉不下来了。估计是上面哪里卡住了,毕竟这么长的线路又是slab,摩擦力也太大,dynamic的绳子根本使不上劲。小P一脸忧怨的看着我,那也没办法啊,我只好prusik上去看看呗,然后解开绳子乖乖两次rappel。然后我才发现,小P同学居然还带了ascender,于是两人转忧为喜,正好练习ascending。我自己在prusik了一个pitch后,深刻觉得还是ascender好用,于是等小P同学上到一半后,立刻借来上升后面半段,果然飞速登顶。上去后,发现原来是由于在穿绳子的时候有一个chain的方向拧了,由于chain很短,加之又有坡度,没办法活动,所以从下面一使劲就直接卡死了。整理好绳子,乖乖两次rappel。

经验教训,不要没事儿把两个绳子系在一起,后来和group里资深的climber聊起来,说不是万不得已,能两次rappel其实都比接在一起麻烦少。除了我们遇上的卡住,和难拉下来,有时系在一起的结也经常会不知道就挂在哪里,很容易引起麻烦。这回是深刻学习到了。

折腾了一通,也懒得去自己找线路了,回归了大部队,大家给推荐了一条线路,于是便赶在太阳把我们烧焦之前,再爬一个。我先lead上去后,不知道为什么,下面的人跟我讲就让我在上面直接belay小P同学上去。带着无数个问号,我就吊在岩壁上belay了小P同学,准备一起rappel down的时候,发现我只带了grigri,没带atc。于是只好munter下去,这个周日,真是,所有能练习的东西都练了一遍。。。真不知道是悲剧勒还是该庆幸。

中午实在太热,大家都像小蜥蜴一样蜷在仅有的石头阴凉处。挣扎了一下,决定还是打道回府,天气实在太热,于是难得,竟然于下午六点就回到了家。哦,对了,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跑去那个怪兽般的石头旁照了个相,给个特写加合影。

P1070607

Yosemite II 之攀岩篇

一早吃饱喝足,我们就直奔岩壁,第一面swan slab原来就在lower fall trail旁边,于是整个爬墙过程引来无数游客指指点点,好不习惯,还是比较喜欢一帮climber在深山野岭自娱自乐~~。早就耳闻yosemite的rating非常严苛,所以乖乖的从5.4 lead开始,顺便挂了条绳子给旁边的9、10a。猫太绝对是专职摄影师,三个相机,长焦短焦轮番上阵,也让我难得有了几张很不错的爬墙照片。尤其喜欢那张屁股照~~

2012_0505yosemitemoonbow_xpy

后来toprope了旁边的线路,rating果然货真价实,slab爬起来感觉也很不一样,脚底下很没跟。由于晚上还要拍月虹,我们便早早的收拾家伙,肥猫夫妇贴心的把我送到rh的营地,便去专心摄影。

周日,和rh分别后,再次回归爬墙酱油小分队。本来是冲着著名的Church bowl那面墙一条四星的叫做bishop terrance路线而去的,无奈该条路线过于有名,早已排起长龙,于是作罢,下次要起个大早来占线。大约是我们来的有些晚,只剩下一个chimney+lieback 5.7的线路,赶紧占上。这个线路也很不错,就是chimney太窄了,非常有种卡死的感觉,而上半段的lieback成就了我第一个trad fall。学trad lead的时候就被警告过要十分小心,尽量不要fall,但完全不fall也是不现实的。对于自己的第一个lead fall,还算是比较满意了,挂住的保护是一个设的很好的cam,fall的时候,cam就在大腿边,所以整个距离大约也不到一米,主要是slab没踩稳。不过fall过之后,压力陡增,以至于之后的线路,每走半步都恨不得设个保护,在墙上磨蹭了很久,后来clean绳子的时候,两分钟不到就上去了。深切领悟到mental还是很重要的,有待锻炼。Yosemite实在太多可以去的地方,下次要变成12 climber,这样才能爬更多的地方,先回gym好好练习基本功。

IMG_4646

Yosemite I 之月虹篇

说起这个Yosemite的行程,其实要追溯到一个月前的漂流,那一次认识了户外达人肥猫夫妇,和猫太聊得很来,于是回来后就接到了去Yosemite的邀请。本来是邀请我和老公的,无奈我们家那位死也不要camping,于是便一个人屁颠屁颠答应了。当时只记得,猫太说没什么特别的活动,就是晚上照照相,而对于我,听到优胜美地这个地方的第一反应就是攀岩。刚好肥猫夫妇也是climber,于是一拍即合,白天的行程也订了下来。作为始作俑者,当然要负责寻找线路,因为是酱油团,所以big wall,multi-pitch什么的就不用想了,特意找了本sports and top rope route的guidebook,还是翻了很久才找到两面比较简单的岩壁。
直到临近出发,和rh聊天,才意识到,原来五月五号有着最大最亮的月亮,而所谓的月虹,则是指月光下的彩虹,此时正值初春,Yosemite水量很大,非常有利于彩虹的形成,诸多因素的凑到一起,月虹出现的几率非常大,我才意识到肥猫夫妇这次旅程的重点。rh同学本着肥猫出品,必属精品的原则,happy的也从湾区开了过来。

于是我们周五就连夜赶到公园,虽然不是满月,不过强大的月光照的整个valley犹如白昼,而冷冷月光下的优胜美地瀑布则银河般洒落在俊美的群山画卷上。忍不住架上脚架,菜鸟如我般也居然可以捕捉到这美丽的一刻。
DSC_0009
一早,肥猫夫妇就架起锅,香喷喷的泡面瞬间飘满营地,作为专职蹭饭的我,自然捧上碗筷,吃的饱饱的让我开始担心会不会一会儿爬墙就上不去了,^_^。因为爬墙,肥猫夫妇还特意拉了个climber一起,我们刚好四个人。一路八卦,才发现低调的户外达人,居然也是我们浙大师兄,立刻熟络起来。

IMG_4541 

吃饱喝足,我们就直奔岩壁,攀岩的故事就另辟一篇单讲,此篇专注拍照。

之前猫太跟我科普,说其实月虹肉眼不大容易见到,毕竟月光亮度有限,肉眼大约就能看到隐隐的弧线,要相机长曝光才能分辨出五彩的颜色。所以我们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只是觉得,满月下hiking还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便顺着人流走上trail,走了一段看到指示牌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是在往lower fall的桥上前进。而当我们到达lower fall的石桥上,一道五彩的弧线清晰的展现在眼前,到处都是大家兴奋的声音,哈,我只能说我们的运气太好了。悲剧的是,我没有带脚架,只好架在石桥桩子上,屏住呼吸。照片还是有点模糊,不过回来发现,照片上居然有两道月虹~~

DSC_0020

为了感激耀眼的月亮带给我们奇幻般的景色,来个月亮的特写~~

DSC_0034

 

做为专职摄影师的肥猫夫妇,特意选了一条不同的路线出公园,一路上风景如画,沿途风景很像Washington的二号环线,公路沿溪而建,两旁的野花开的烂漫满山,偷贴两张猫太的糖水照。

 

yosimite_317 yosemite_345 YOSEMITEBEN

回到LA又已是半夜,繁华的都市,璀璨的霓虹,脑海中昨日静美的月虹变得如影如梦。

 

Red Rock Canyon, NV. Sports, Single

P1070518

Red Rock的大名耳闻已久,Vegas旁边的一处攀岩胜地,尤其以trad route出名。最近gym去的比较多,和组织者David混的不错,于是他便邀请我加入了他的一些trip,Red Rock就是其中之一。刚好赶上这周五休息,所以便决定早些前往,和我一起carpool的也是在gym认识的小P同学。小P同学接触climbing大约也是两年多,水平和我差不多,所以经常在一起爬,最近他好像要努力提高,所以climbing的热情十分高涨,听说我周五休息可以早走,该小朋友居然跑去请了一天假。于是周五一早我们就启程开往Vegas 。LA的traffic一如既往,总算开出城市,一路的车依然不少。虽然是software engineer,小P同学却出奇的好聊,很有种男版rh的感觉,哈哈。于是我们的话题从宫崎骏的ponyo到椭圆方程,天南海北的乱砍,我觉得随着我carpool行程的增加,我变得越来越能砍了~~ 午饭,终于吃到了那传说中 In and Out burger,谈不上名不虚传,不过确实比一般的速食汉堡好吃。继续上路,眼前始终不变的荒突突。

下午三点,终于开进了Vegas,头一次白天开进Vegas,感觉很不一样,完全没有夜晚灯红酒绿的奢华,更像是一座安静的沙漠城市,寥落而孤寂的等待着夜幕的降临。我们的camp site就在城市边上,赶到营地,搭好帐篷,我俩就直奔Red Rock。临行前,David给了一些线路我们,都是10以下的,比较适合warm up。

到了Red Rock我才知道,这里除了是著名的攀岩圣地,这也是一个很popular的旅游地方,所以很多一般的游客,而攀岩的线路也都位于13迈的Scenic Drive上。路痴总是遇到路痴,所以其实我们的第一天很悲剧。虽然小P同学生于加州,长于加州,却是第一次来到Red Rock,我更不必说了,拿着打印的地图,左看看右看看,对比着眼前的石头和手上的照片,反正我是分不大出哪里对哪里,小P同学号称知道往哪里走了,于是我就在后面跟着。沙漠里的hiking真实痛苦啊,已经是四点多了,还依旧烈日当头,不停的喝水依然口渴,而且没走两步就开始觉得累。在不停的折返寻找中,我们终于看到一面墙上的bolt和anchor,决定,管他是不是要找的地方,就先这儿爬吧,不然再过过就天黑了。

这面墙能看到的有两条线路,我们琢磨了半天,觉得好像难度差不多,应该都是9、10的样子,于是整理了下gear就上了,结果就悲剧了,上到一半,几乎没什么手点脚点,加上之前的开车hiking,颇为疲劳,于是只好换上小P同学。可惜,小P同学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所以只好bail了一个biner在上面。

出师不利,决定还是先当游客,欣赏下风景,比起一路上的荒郊野岭,这片红色的山丘确实显得与众不同。

P1070522

P1070542

晚上,回到营地,遇到大部队,仔细研究了地图和guide book,发现我们去的那条是10b,早知道应该选旁边一条10a,就不会这么悲剧了。吸取了教训,我和小p同学一致决定,明天早起去找那面适合我们的岩壁,另外下午毒辣辣的太阳也让我们觉得大约早上是最好的时光了。周六一早六点,当我睡眼惺忪的走出帐篷,看到小p同学已经正襟危坐在那里,果然很有激情啊,于是我们迅速吃过早餐,在大部队刚刚起床时,就收拾停当准备出发了。领队的David是准备和大家一起去Black Corridor,一个上下午都背阴的地方。我和小P同学则先去找昨天未完成的任务,然后再回归大部队。有了昨天的踩点和研究,周六颇为顺利,一下子就找到了那面新开发的墙壁,果然比较适合我们,三条线都挺长的,大约7、8、9各一条。加上我们起的早,太阳还没有照进来,气温也很舒服。最后,回程的路上,懒的downclimb了,于是和小P同学一起simul rappel下来,很有意思。

IMG_1449

回归大部队,才发现, 领队为什么选择Black Corridor,原来是个裂缝,两侧无数线路,只有中午很短的几个小时太阳直射会比较热,上午和下午两边的岩壁刚好都挡住了阳光。当然,这里人也是很多,根本就是个户外的gym,approach的路线人烟稀少,荒漠戈壁的,进到峡谷,犹如桃花源记,熙熙攘攘,颇为热闹。人多,就有强人挂绳子,于是跑来跑去,爬了几个9、10。气温依旧炎热,爬爽了大家就一起冲回城市,找了家冰淇淋店,happy的吃开来~~

 

玩了一种小游戏,叫connect four,很像五子棋,不过是vertical的那种。小P同学很惊讶我居然不知道什么是connect four,我便教他我们小时候玩的都是connect five。该小孩还真是好学,后来我们回到营地,居然捡了大小两种石头在桌子上和我比赛五子棋,虽然connect four我不在行,但五子棋想要赢我还是要花些功夫,哈哈。小P同学眼看着水平相差太大,我们就转玩纸牌了,两个人,我便教他24点,作为美国人的小P,我不得不说他的数学还是不错的,至少算起数来还是蛮快的。

天色渐渐黑下来,大家也都回来了,于是便聊起各种climbing的趣事,听着大家的故事,习习凉风,颇为惬意。

最后一天的行程,同行的人推荐我们去the man’s best friend,一个2 pitch的climb。小P的激情依然很高,五点半就把我从帐篷里拽出来了,我还在那迷糊着讲着中文呢。。。这个果然是个很有意思的multi pitch,保护的设的很好,景色也很漂亮。而且爬到顶端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植物,很可爱。之后又跑去lead了几个trad,算是画下完美的句号。

P1070547

P1070560

和美国人接触多了,发现八卦就是人类的天性嘛,所以我和小P同学回程路上就一直在八卦group里面的那个谁,那个谁,哈哈,八卦不分国界~~

P107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