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isch Ski Town之有惊无险

Gamisch 滑雪小镇。德国之旅刚好是在冬天,顺便就想去滑个雪。网上查了许久,最近最方便的雪场应该就是Gamisch-Zugspitze了,位于慕尼黑南边,有火车直达。

Zugspitze peak虽然只有2962m,确也是德国境内的最高峰了。雪场有两侧,一边是Gamisch,一边是Zugspitze。不过查了一下Zugsptize一片的雪场太小了,如果天气好,倒是不妨去看看风景,滑雪而言还 是Garmisch这边比较有趣。浏览网页,无意中看到了一个Night ski touring special,时间刚好,看介绍,就是一个Alpine touring ski的入门课程嘛,之所以special,就是只收租用雪板的价钱,课程是免费的,本来就一直很感兴趣AT ski的我自然兴致盎然。担心德语听不懂,之前还特意发信问说是否会有英语版,得到的答复是向导会说英文,会翻译给我的。兴高采烈的报了名,就有了我有惊 无险的第一次AT ski,强悍的德国人,真是战斗的民族啊。

2015-02-25 21.35.142015-02-24 15.15.53Program:
• Meet a 6.00pm at skischool building
• 6.30pm start to tour
• Introduction and tips for using equipment
• Improving technic of walking and skiing down
• Nice evening in D9 mountain hut
• Around 10.30 pm back in skischool

 

 

我们的向导
我们的向导

我特意把这个介绍贴过来,这怎么看都像个入门的课程吧,之前我也特意询问过需要准备些什么,向导只是说要背个包,带些暖和的衣服就好。傍晚时分,到 达集合的地点,我才发现,大部分人都是当地的居民,或者也是慕尼黑附近的德国人,只有我一个只讲英语的还是亚裔混在其中,非常之奇特。向导先开始讲解基础 知识,半个小时的德语,却只有五分钟的英语翻译,我也算是多少了解一些,也就囫囵吞枣随便听听,听不懂也就罢了。忘记带头灯(向导你没告诉我要自己准备头灯 啊!),只好问向导借了一个,虽然走的是雪场in-bound,但和美国的有夜场的雪场不同,山上是没有灯的,还好有月亮,就这么上路了。

作为战斗的民族,大家步履如飞,没有半点初学者的样子,没过多久,我就呼哧呼哧的拉下来了,还好队伍里有些女生,总算有人作伴。大约走了一半,中途 休息,向导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同队伍有英文还不错的帮我翻译了一下,就是向导觉得我们状态都挺好,各自走自己的pace,不用互相等了,他在前面带 路。于是作为比较慢的我和另外几个mm就这样被抛弃了!因为事实上,没多久,我前面的人就都消失在茫茫黑夜里了。然后我就成了慢速组里最前面的,可 是,可是我不认识路啊!我连要去哪儿都不知道,只记得介绍里是说要到一个叫D9的hut。果不其然,终于在临近终点前的一个岔路口走错了。还好本人也算是 有点户外经验,很快我就发现我走的路感觉不对,有下坡的趋势,赶忙折返,发现了在我后面的mm正在岔路口休息。我表示,这条路不对,询问我们到底目的地是 哪儿,应该怎么走,得到的只是一脸茫然。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往另外一个方向前进,希望能遇到些路人再问一下所谓的D9。

终于又有一组人追上了我,像是见到了救星,赶忙跟着他们的步伐,想来大半夜的这山上也就这么一个hut吧。结果没多久,他们居然撕下skin开始准 备下山。赶忙过去拦住他们,问D9要怎么走,无奈他们的英语实在无法交流,比划了半天也未能搞明白。只能拖住他们说后面有一个我同组的mm,讲德语,等她 上来再交流。终于等到了那个mm,我才搞清楚,原来所谓的D9是半山腰的雪场餐馆,专门为晚上的自己上山的人开的。而这个小镇的人们经常就是晚上遛弯爬个 1000多ft,吃个饭,然后再滑回去,吃饭运动两不误。

2015-02-24 21.32.21 终于在餐馆见到了向导,点了好吃的,迷路的紧张心情有所缓解。结果面包吃到一半,向导忽然问了一句,

“Cassie,你滑雪技术还不错吧?”

“嗯,还好,一般雪道没什么问题”,

“哦,那就好,”向导嘘了一口气,说,“一会儿我们要从黑道下去,比较冰,滑慢点”

What?!我心中瞬间万匹草泥马奔腾,不是说好的beginner吗?不是说好的introduction吗?本人雪季第一滑就直接黑道冰面,还是大晚上的,你咋不早说啊!真是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当然,为了避免丧命悬崖,我小心翼翼的,凡事没把握的地方都慢慢蹭下去,最终押队的向导在我们下降到能看到ski school的位置终于不能忍我的龟速滑行,指了指远方的灯火,再次弃我而去。之后的倒是基本的雪道,总算是安全回来,也算是体验了一日耳曼民族的强悍和 随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