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photography

Advertisements

2014 Review 回顾

一张照片诉说千言,2014和过去的每一年一样的是生活状态的在不停改变。贴12张照片,希望回首依然能够记起点滴。

January 一月,依旧是滑雪旅行

February 二月,生命悄然变化

March 三月,生命的萌发与消逝,过眼烟云

April 四月, 焦急的等待,却无能为力改变结果

May 五月,所以就让一切重新开始

June,六月, 扬帆起航

July 七月,事故依旧不断

August 八月,探寻另一个世界,无法改变的依旧无法改变。亲人相伴,心不会孤独

September 九月,高晓松说人生不是故事,人生是事故,至少这一年的我是这样的

Octorber 十月,所以希望一切归于平淡

十一月,金秋,没有收获果实,但依然绚烂

十二月,生活依旧继续

Baja Californias, Tijuana

因为签证原因去了趟Tijuana,出乎意料的顺利,也就无甚可表。遇到些有趣的人有趣的事,絮叨一下。 由于签证需要三天,便顺便逛了个小博物馆,Museo de las Calfornias。主要是讲了讲加利福尼亚半岛的历史,从史前到西班牙殖民地,再到把加州卖给美国后分分合合。发现到处都有中国人的足迹啊,当年铁路修建(现在想帮着修高铁居然不给,哼~)以及美国排华法案时期,还是大批中国人定居下巴哈的。不过谈及影响力,居然是吃,据说中国人的定居使得墨西哥人的饮食上升了一个新的境界(不是我说的,博物馆这么介绍的)我们果然是以食为天的民族啊。还有一个特别的展出,是一位当地艺术家关于当年修建铁路的做的一系列艺术品,其中的人物都是用骷髅塑造的。墨西哥人民好像对骷髅有着无限的偏爱,从街头的小工艺品到博物馆的各式藏品画幅,总是离不开这个主题。不过见的多了,也不觉得奇怪。 令我十分不解的是门口的条幅“艺术品”。无意中,抬头,硕大的“SHIT”映入眼帘,再仔细绕道另一面,居然是EAT,这连起来,到底想要表达啥啊?食品安全不过关吗?关键是当天应该是学校组织活动,络绎不绝的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在这里整队集合,这幅情景还真是不知道要感慨些啥。。。

2014-12-19

Patagonia之 攀登#向导

说起爬雪山,本来是不在我的计划之中的,但同行老大对雪山有着无与伦比的执着,便有了这个Tronador的行程。之所以选这个山完全是google的功劳,作为阿根廷境内最热门的入门登山,Tronador名列榜首,自然也最容易从搜索引擎中脱颖而出。虽然有一些冰川经验,但环境不熟,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请向导还是必须的。大约是太多欧洲人和美国人过来登山,所以阿根廷高山向导市场还是蛮正规的,网上可以查到的几家都是持证上岗(UIAGM/IFMGA certified)能力和经验应该都是有保证的,价格嘛比美国欧洲便宜点但有限。当然什么地方都有不屑于游戏规则的人,比如努力省钱的我们和我们那毫不在乎赚钱的向导N。

TronadorMap

DSCN2978_1

一般跨国的向导都是通过中介公司联系的,这是我头一次找高山向导,所以就从网络下手,联系的一家说是那个时间没空,但很好心的给我发了一个名单,简单明了,就是向导的名字和email,于是群发骚扰,N回信给我,出价竟然低于正常价格的一半儿还要少,虽然心理有点打鼓,但看到他自己的网站还是非常专业的,成员就俩人,N向导和他老婆,夫妻店反倒是让人放心了一些(个人觉得有家有娃的人更靠谱儿一点)。几封email后,商定出发前一晚在我们住的青年旅馆碰头,由于大部分装备都是我们自己带的,所以除了和向导确认行程外他也要检查一下我们的装备是否合格。

向导N是那种放到人堆里一下子就能找到的人,气场独特,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I’m a mountain guy”。第一面见到他,明朗的五官,黝黑的皮肤,风尘仆仆的机车服加上那被大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倒是不折不扣像是刚从山里出来。原本是计划三天的行程,N说两天就够了,而且之后两天预报天气不错,如果后天无法登顶,再之后天气只会变糟,所以就不用想了,只是如果我们自己体力不好之类的要多一天恢复下山也可以。检查了装备计划好了行程,我们自觉要付订金给他,结果N非常随性,来了句付不付订金,付多少你们自己随意,我无所谓。我们瞬间傻掉,这么不在乎佣金的还真是头一遭,本来是省钱第一的我们也不好意思真一分订金不给,还是先付了一部分。N则连数都没数,拿了钱顺手往口袋里一塞,就see you tomorrow了。我和老大相视一笑,这向导还真是奇葩。当然奇葩的向导自然有奇葩的故事。

一清早N开着他那辆小面包车突突突的来接我们,虽然开始没觉得这地盘超低四个轮子超小的小破车有啥不妥,但没过多久,我们就从柏油路上下来开始了无比颠簸的土路,更强悍的是,N向导在国家公园门口注册好,直接开进了在美国通常只有四驱车才开的山间小路。顿时觉得向导的车技和那丁了桄榔乱响小车真不是盖的。。。

DSCN2956

大家都说阿根廷人热情善谈,向导N也不例外,两个小时的车程,聊着聊着就声情并茂的给我们讲起他和他老婆那颇具戏剧性的爱情故事。第一次见面,他老婆居然是他的客户,当看到我们质疑和惊讶的目光时,N狡捷的一笑,辩解到自己是非常有职业操守的,虽然来自瑞士的F很漂亮,但他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客户下手。只是行程结束后,F一个女孩孤身一人,他觉得挺可怜的,便邀请她一起加入他和他哥哥的晚饭,“当然”,N补充道,“你知道的,我哥哥是不会出现在饭局上的”。虽然是有意安排,N也没觉得是约会,只是和F聊的很开心。之后F继续她的patagonia之旅,F回到瑞士后,N开始收到F的书信,一封接一封,直到最后,F写到,“N, find a telephone, I want to call you!”。N说着,回忆着模仿起自己当时惊讶的表情,“你知道,我就是个爱登山的人,背着包四处为家,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哪儿找什么电话去。” 我相信,N还是找了电话的。过了不久,F就打电话给N说,她有二十多天的假期,想要过来阿根廷找他爬山,N说自己也没多想,就满口答应。直到接到F住下,F便开心的脱光光了,这回轮到N傻掉了,
N:“你这是干啥?”
F:“你觉得我飞了三十多个小时从欧洲过来找你,是为了啥?”
N:“可是,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N说,她是个非常独立的女人,什么都没讲,穿上衣服就走了,自己在patagonia又度了个假就回瑞士了。我觉得F真的很酷。他们的关系也就算冷了下来,直到之后N攒了些钱,和前任分了手,与兄弟第一次跑去欧洲爬山。想起F就在瑞士,想邀她一起,由于怕破坏了和兄弟的冒险之旅,N先征求了一下朋友的意见,说是想要邀请一个之前认识的女孩加入他们的行程。他朋友则一句废话没说,直接了当问“她有车不?” N解释到,在欧洲爬山和美国一样,没车寸步难行。

N:“于是,我就非常白痴的打电话给F,说我现在在法国,你有车没?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爬山。”
F:“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背个包四处流浪啊!我当然有车,正好也有假期,那就一起爬山咯。”

后来N才了解到,F是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家里条件也很好,算是颇有些社会地位的。而这趟旅程中,法国的郊外,灿烂的星空以及夜色中的牡丹,N和F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和所有跨国恋一样,F有假期跑去阿根廷看N,或者N攒了些钱来欧洲看F,来来回回几次后,N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便对F说,“我们结婚吧,但我不喜欢欧洲,你跟我回阿根廷吧。” 而最浪漫的是,F就真的辞了工作,不顾家人的反对,跟着N来阿根廷了。有了家,N也决定扎根儿落脚,在bariloche的郊外湖边用不多的钱买了一块儿地,然后自己亲手盖了个小木屋,说着,N指着远方的湖,“就在那儿”。F到了阿根廷也拿到了向导的资质,不过他们有了自己的双胞胎后,F就很少接向导的活,而是在家做翻译照顾小孩。
N继续说,“我老婆说我就是个疯子,接活儿每次都给很低的价格,可是我就是很喜欢登山,就是喜欢在大山里晃,钱多少对我来讲差不多就成。不过,我老婆能嫁给我,大概神经也没正常到哪儿去~~” N自我调侃,“生活虽然不容易,我还是觉得挺幸运的,能做自己爱做的事养活自己,挺好。”

比起N戏剧性的人生故事,我们的攀登倒是显得顺利的没什么可讲的。N继续着他无拘无束的随性,放着弯弯曲曲铺好的trail不走,一路带我们抄近道翻越枯木乱草直直的上到了第一晚休息的Refugio。也不知道他是交友广泛还是天生爱搭讪,一路上碰到几个队伍都跑去跟人家聊个天儿,至于聊的啥,不懂西语的我们也无从知晓。

DSCN2972

DSCN2988

Refugio里有除了有我们还有两个从BA跟向导过来爬山的人,一些徒步的,滑野雪的。主人是个阿根廷美女,会讲英文,做的饭也很好吃。茶足饭饱,N说明天天气会很热,四点出发,快上快下,最晚下午三点必须撤回这里,不然过冰川裂缝太危险。我本来提议保险起见再早些出发,不过直接被N否决了,说是晚上黑咕隆咚爬没意思。但从转天下来的最后一段一脚脚深陷的经历,我还是觉得如果能早一个小时出发会更好些。既然请了向导,自然就听人家的。N倒是对我们很有信心,他和另外一组的向导协调后决定一起出发,但会在保证在他们到达最后一段单行的需要设绳保护路段时,我们已经下撤回来把路让给他们。我只能说上天太眷顾我的这趟旅程了,天气好的不能再好,本来山峰的垭口向来是大风,也是攀登最难的一段,不过我们到的时候晴空万里,微风拂面的,丝毫不费力。登顶后咔嚓咔嚓留念后,赶快赶着下山。回过望去去,山顶居然被一片云笼罩,顿时庆幸自己跟的向导很麻利,也为不由的为后面的一组人感到惋惜。天气果然很热,上来时不是很明显的裂缝,下去时都变得迷宫般张牙舞爪的,N很迅速小心跨过绕过无数裂缝,毫不停歇的一口气把我俩拿绳子拽下了山。回到了refugio还不到中午。午饭休息后,N同学大步流星带我们下山,向导大约也觉得我们是经常爬山的人,所以完全不控制节奏,几乎是一路小跑下山的,我和老大在后面紧赶慢赶,要不是碰上一些人,向导停下来跟他们聊天,估计我们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后来我和老大一致觉得向导是老婆赶着回家吃晚饭,不过很早就回到城市,我们到也乐得逛个街,下个馆子。

哦,最后解释一下这个名字吧,Tronador,英文里Thunderer的意思,而着咆哮之声来自于不断掉落的冰塔,我们一路上轰隆声也是不绝于耳,如雪崩般震耳的声音还是颇为心惊胆颤的。

Photos from Justin

11334837315_2c56996f82_c

11319680496_7f4905ef78_c

远方的Mt. Lanin11319698864_2730d1f891_c

墓地,Westwood memorial park

http://www.seeing-stars.com/Maps/PierceBrosMap.shtml

假期总是转瞬即逝,回到LA后,特意和rh跑去了杨导的墓前吊唁。虽然很早就看过他代表作一一,不过还是后来受老大和rh的影响了解到了他更多的作品,他的电影对生命的洞察总是不动声色,却又让人无法呼吸。之后才发现,同葬于此的还有一代女神梦露小姐,比起周围的墓碑,几十年后,她的名字依然闪闪发光。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DSC_0093

DSC_0075

Colorado River Kayaking, 16mi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这个周末终于等到了推延近一个月的漂流。除了一些商业的漂流划船活动,好像从来没有参加过自发组织的类似活动,一是因为觉得划船是需要手臂力量的,我向来没有,二来自己也没有船,没有经验。来到LA,认识了不少朋友,所以便有了这次机会。肥猫夫妇大名倒是很早就有耳闻,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果然是神仙couple户外经验丰富,各种准备计划安全措施,都非常详尽,跟这样的人出去真是省心~~

确定了参加后,才发现,原来漂流活动非常之靠天吃饭,一定要顺风顺水才能进行,于是就有了漫长的等待,拖到上周终于等到了预测的适合风向,于是倾巢出动。

既然是顺风顺水,自然是单程路线,我本以为会前一天shuttle过去一辆车,后来说是要看周日的风向决定从哪里下船,所以周六到了营地就比较无所事事了。我们宿营的地方是位于小镇needles郊外的公园里。由于临近Arizona,天气非常之热,在太阳低下站个两分钟都有要晒伤的感觉,一起的朋友跑去钓鱼,我这个只对吃鱼感兴趣的人,就躲在营地了,本来还说找找有啥trail溜达一下,如此的太阳我决定还是到树荫下的帐篷里继续睡觉,刚好由于某人倒时差害的我之前都没睡好,所以这个临近傍晚的午觉睡的很香。

估计是科罗拉多的水太清了,所谓水至清则无鱼,期望的烤鱼自然就泡汤了,但是肥猫夫妇很赞的带了烤盘,还有淹好的牛肉,晚上的烤肉大餐也是非常之丰盛。酒足饭饱,气温也降下来,刚好回窝睡觉。半夜起风,起来拉紧帐篷,又看到了满天的繁星,有时候真觉得,每次的野营就是为了那片怎么也看不厌的夜空。

言归正传,一早起来,司机忙着shuttle车子,提供船的朋友们忙着给船打气,整理各种出发用品,我这个菜鸟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帮着大家烧早饭。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就下船出发了。作为最弱的菜鸟,自然要傍大腿,所以和肥猫同船,我的工作非常之简单,就是左右划就好了,和牛人一起就是省心啊,想当年自己划船时,那叫一个zigzag啊。

科罗拉多河,沿途的风光很漂亮,峡谷的两边,红色的石头好看的很,各种小小的弓形很有结构感,土坡上有很多看起来毛茸茸的淡红色的仙人掌,十分可爱。可怜我的防水小相机被我折腾的不那么好使了,也就没有带,所以没什么照片,以下的都是猫太帮忙照的。

16mi划下来还是挺累的,回到车里,手臂痛的觉得所有的陈年老筋都被拉到了,即使冰敷了很久,还是觉得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瓦卡卡。

猫太写了一篇很有趣的游记,备份一下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osAngeles/32682427.html

img_2042img_2430

宅女的异想世界 II

海洋篇:

1. Scuba diving

很早就想学这个,只是一个人总没什么动力。当rh同学搞定游泳后,我们便一起报名,才发现这也是个需要pair up的运动。原来只是打算考到一个open water certificate, 这样以后去到Hawaii,Mexico之类的就可以直接参加guided tour了。后来参加了seattle这面的课程,才了解到,Puget sound也是个很好的diving site。比起五颜六色的热带鱼,我们这里盛产奇丑无比的石头鱼,以及各种颜色大小的海星,海胆,还有世界上最大种类的章鱼。有幸在一次Alki beach shore diving中,看到了半个人大小的章鱼,偶们教练说它的爪子有大约十米长,反正我觉得它那个呼吸的嘴把我吃下去没啥问题,周围是螃蟹壳,都是它吃剩下的。如果你担心水温,7mm的wet suit穿起来虽然很猪头,但是还是足够暖和。到了冬天,再冷一点,dry suit当然是首选。虽然浑身还是会潮潮的,却不会冷,于是我们干脆就把Advanced open water certificate一起也考了下来。算是见识了几种不同的diving。

比如night diving,晚上黑黑的,仅仅靠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在水下更是没有什么方向感,大概是期望太大了,反而有点小小的失望,没有看到会发光的鱼,我们的大章鱼也没在家,不知跑到哪里捕食去了。唯一比较有趣的是一束光线照着在水中飘逸的水母,犹如幻境。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调整我的浮力系统,还稀了糊涂意外浮到水面,被instructor又拽了回来。

Deep diving, 顺着绳子,深入下海底100英尺,能见度逐渐变低,在底部沉船上生长着各种软绵绵的类似海葵的东西,腐朽的残骸成了一片小小的海洋乐园,不时看到一些长相奇怪的小鱼。只是还未等我开始欣赏,就被教练指示上升。主要是由于初学者氧气瓶比较小,而随着深度增加,耗氧量加快,所以水下的时间非常有限。之前还会担心压力增大,身体会有不适,其实只要慢慢下潜,给身体一些时间平衡压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Drift diving, 顾名思义,就是顺着洋流漂,船长会把我们放入有current的海中,然后顺着current而下,再把我们接上来。教练号称这是省力的diving,因为你只要控制好浮力,洋流就会带着你前进。潜下水,便可以感觉到大海的力量,我每每下到海底就找不到东南西北,即使拿着指南针好像也没什么方向感,这次由洋流推进,更是不知道自己去向哪里,多半就是跟着我们的instructor。我们去到的这片海域,很漂亮,有点海下森林的感觉。(如图,顺便介绍个电影,法国人拍的纪录片ocean,此图截于该影片,和我们diving 的那个地方很像)

image

只是最后回程颇有些惊险。洋流开始把我们向更深处带领,于是试图反方向游出去的我们,无论多么努力都还是无法前进,于是教练拽着我们准备上浮,上上下下好生折腾了一番才浮出水面。所以呢,在此警告去不熟悉的海域一定要有个很好的教练,不要自己乱弄。

另外,这个diving也算是有些技巧的,比如控制浮力,想要在海里呈现悬浮状态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算你水性再好,也要花些时间的。所以还是要多加练习的。

2. Sailing

这个应该让rh来写,因为我自己只去了一个暑假,还很丢人的没有考过笔试,没有拿到license。只是去凑了个热闹,学了个基本,现在也又忘的差不多了。这里给个连接吧。UW的yacht club有免费的课程提供,从单人到双人,可供选择的船也算不少。只需要交纳会费就可以了,学生还是很便宜的。Sail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只是掉到水里capsize有些困难,毕竟seattle的水还是冷了一点。7mm的wet suit 还是很不灵活,sailing这种要在船上忙来忙去的,就是在有些笨拙了。

3. Surfing

我前面说了,seattle的水还是很冷的。虽然这里有surfer很爱的大浪,但是还是很不适合我这种菜鸟级别的人。只是去hawaii的时候试过几次,没有好好的学过。虽然偶尔能catch一些小浪,但是对浪的认识却几乎为零。只是推荐,如果有机会去hawaii,一定要尝试一下,说不定会爱上这个运动,和snowboarding很有些类似。这也是个需要高人提携的,只是目前还没有找到,以后要是有机会去加州工作,可以好好学习一下。哈,发现还有张照片,看起来好像很在行的样子,哇咔咔(其实很烂)

 DSC_0324

4. Windsurfing

这个也只是试过一次,照片好有成就感哈,因为大家都摔倒水里,只有我还站着。不过从平静的海面就可以看出,其实还是菜鸟一只。装备太难弄了,不过个人感觉,要是学过一些sailing, surfing, snowboarding, 那这个基本上就是它们综合体。推荐尝试。

5. Kayaking

这个始终不擅长,不过试过几次sea kayak。觉得对上肢力量要求有点高,而且我总觉得自己的方向控制的很差,需要学习一下。这个UW也是有club的,会有基本的技巧教授http://students.washington.edu/ukc/

6. Snorkeling

这个应该不算是户外运动吧,会游泳就成,不过算是很relax的休闲,有机会去hawaii一定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