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per Peninsula Road Trip, Mi

不知道王勃同学当年写下“秋水共长天一色”是如何的心境,但当我看到这个景色时,无比清晰的想到这句诗。

DSCN2027

说起来这次北密的红叶之旅不算太顺利,虽然几经计划,时间上算是peak,但是老天爷不配合,一路阴雨延绵,大风狂作,政府部门也关门大吉,很多地方无法进入。

然秋色依旧绚烂

Autumn_m

LakeCloud_m

DSCN2125

DSCN2012

CollagesDSCN2024

Advertisements

Las Vegas Road Trip

有朋自远方来,于是不能免俗的又跑去了Vegas,顺道再次拜访了Hoover Dam和大峡谷。由于时间有限,这次没有过去大峡谷国家公园,而是去的较近的西边私人的那一部分。

http://www.nps.gov/grca/planyourvisit/skywalk.htm

 

0803_VegasGC

说起来景色,倒是也不错,不过就是价钱实在贵,习惯了国家公园的大气,这个私人开发的部分明显是宰人的。首先过去的路上有很大一段土路,估计前两天雷阵雨,到处坑坑洼洼积水满满,几度觉得我的小车要挂。其次入门门票就要一人近40,还有那个坑爹的玻璃拱桥还要40。照片介绍什么的看起来是蛮酷的,不过实地考察,就觉得太小了,没有那么震撼,而且悬空的感觉很快就适应了,所以也不怎么刺激。旅游这个东西一旦私有化,还是觉得功利了太多,国内国外都一样。但不管怎么说,毕竟离Vegas要近很多,对于时间有限的人也不失为一种选择。中间路过了一个Joshua Tree Forest倒是还蛮惊艳的,以至于之后一周特意跑到Joshua Tree那边看星星。

回到Vegas,自然就是show+buffet,这次去看的是Le Reve,感觉和Oshow不相上下,但360度的剧院设计,观感确实不错。惊险,奇幻,鬼魅。其中作为巫师领袖的大光头,我和老公一致认为他是安插的泳池保护人员,因为整场下来,只有他一个人最闲,从舞台这边溜达到另一边摆个pose,再溜达回来,如果不是救生员,比起其他上蹿下跳飞檐走壁的演员,他这份钱也太好赚了

IMG_0731

Death Valley Road Trip, Day3

在我们的吉普之旅前,rh同学被我从梦乡中拽起来,跑回昨天的Zabriskie Point看日出。虽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日出,不过朝霞撒在白白的石头上也颇为好看。

P1040107

继续第三天的行程,先贴个地图

image4

既然钱都花了,当然要租个帅气的吉普啦,HERE IT IS! 租车时老婆婆给我们讲解如何用四驱挡,然后告诉我们虽然屏幕会显示胎压不足,但这是为了防止暴胎。

p1040178

于是换上JEEP,向山路出发。虽然越野能力很强,但之前的高速路开的却很郁闷,油门怎么踩也只有四五十迈,不时有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第一站去的是曾经采矿时代的小镇Rhyolite,现在已经是无人居住的鬼城了。里面最有特色的莫过于这个酒瓶搭造的汤姆凯利大叔的小屋了。此小屋由七十六岁高龄的Tom Kelly大叔,于1906年搭建而成。三个房间的小屋各有自己的窗户和连接室外的门,既可以分开使用,也可以一家人共同分享。老爷爷花了五个半月,在人们的嬉笑声中收集了近三万个玻璃瓶(大多是啤酒瓶)搭建了这个可爱的小屋。我觉得,老爷爷肯定是童心未泯,晚年身体健硕,便开始捣鼓这个有趣的想法。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酒瓶博物馆,因为瓶底是朝外的,所以有些记录了瓶子的制作地,有些记录了瓶子的使用商,还有些则记录了啤酒的品牌,大多数是来自百威的前身Adolphus Buscha。老爷爷把房子盖好了,自己也没有去住,而是以当时5美金的价格用抽奖的形式送给了抽中大奖的Bennet一家。之后陆陆续续的几经转手,维护,现在算是国家公园的财产了。

img_0429

这个小镇为了不辜负鬼城的名号,还弄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摆设,比如镶嵌着京剧脸谱的五彩沙发,分不清男女的粉色雕像,一群白色的鬼魂和摆设着图腾般的石头,也算是给废墟中增加些乐趣吧。

iphone2

拜访过鬼城后,我们正式走下柏油路,开始越野之旅。不过说越野有点言过其实了,就是不平整的土路而已,非弄辆吉普是有点小题大作,放国内估计一夏利就搞定了。不过问题是这荒郊野岭就是扎破个轮胎,三五个小时恐怕都等不到人,更别说谁过来给你帮个忙了。手机信号也是若有若无的,求救都不容易。所以这样考量还是租个吉普靠谱,虽然一路上也看到风尘仆仆的捷达和底盘很低的suv,不过绝大多数至少也是丰田的FJ。土路加上高底盘的吉普,真是五脏六肺都要颠出来了,好处在于,这回我倒是不晕车了,按我妈的话就是没有富贵命啊。

最后一站则是前往那著名的会跳舞的石头也叫做奔跑的石头,也算是死古之奇特现象。就是干枯发裂的地面上石头像是赛跑过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据wiki说,还是因为风,当每年偶尔那点雨水打湿了土地,大风刮起石头,于是就留下了痕迹。在经历了数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p1040227

本来还期待能看到石头移动呢,后来wiki才发现好像没有人看到他们动过,之前的遗憾之情一扫而光。归途中停下来仔细瞧了瞧那个著名的水壶路标,居然发现了一个写有中文的水壶,肯定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或是新婚的夫妇,可爱的图画和文字都散发着浓浓的爱意,令人好生羡慕~~

p1040253

最后的最后,还掉吉普,开回我们舒适的suv,披星戴月的往家赶,终于在十一点前,回到了LAX,再此还掉租来的车,由老公接回家,又已是半夜三更。一进家门,老公居然准备了极其丰盛的大餐,即便我们已经吃过晚饭,还是一扫而光一桌子的美味,当然还有最赞的水果生日蛋糕。在此特加赞赏,最爱你哈~~

我的死谷之生日之旅到此圆满结束,撒花~~撒花~~

Death Valley Road Trip, Day2

第二天的行程就是到此一游了。清早,煮了香喷喷的奶茶,又是美好的一天。鉴于我们租的AWD车很坑爹,所以还是决定最后一天的荒野之旅,换辆4×4的Jeep。本来想说要是租的车够皮实,就省掉Jeep的钱,可是看那磨得浅浅的轮胎,还是花钱买个保险吧。租车的地方就在Visitor Center旁边,幸运的我们租到了明天最后一辆Jeep。确定了明天的行程,我们就直接前往那个北美的最低处Badwater Basin。远远望去白花花的一片,下车后,发现原来是一片盐碱地,名为badwater,果真有一小潭水,盐碱度极高,无法饮用,所以冠以“坏水”之名。此处位于海平面86米之下,一夜之间,从天上,落到地下。

sealevel

iphone

下一个景点是Natural Bridge。就是一个小峡谷里的石拱,其实美国人也是很爱给奇形怪状的石头命名的,只是没有中国人那么诗情画意而已。 比如这个石桥,瀑布,加乌龟。前两个颇为好认,至于最后这个乌龟我们思考了很久,后来回去看介绍,说是这个石头很像乌龟壳上的裂纹,这也太牵强了吧。。。

iphone1

下一站,Devils Golf Course,回来后特意wiki了一下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原来是Ranger觉得”Only the devil could play golf” on its surface。就是此盐碱地太粗糙,大约只有魔鬼才会在这里打高尔夫。

img_0396

之后一个单行的Artists Drives,小小的loop去看那五颜六色的石头,美其名曰,画家调色板(Artist Palette)。仔细看,就是远处那几抹绿色,当然,我还是觉得这辆粉色的越野更加亮眼。据我们推测是从拉斯维加斯出发的老年旅行团,因为出来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老奶奶。

下午呢,我们则跑去走了一个四迈的小trail,Golden Canyon Trail,一个环线。穿行在这起起伏伏的光秃秃的山丘中,没有如织的游人,感觉这奇特的地貌独我所有。当然,我和rh更是旁若无人的大肆八卦,因为不是旁若无人,压跟儿没人。天南海北,聊得甚欢,一路下来口干舌燥,^_^。

img_0411

最后我们很敬业的完成了到此一游之Twenty Mule Team Canyon和Zabriskie Point。一路rh同学不停的问我到底这个矿骡古道到底要看些啥,直到出了峡谷,我只能说,想想一百多年前,这条路可以走二十头驴,多么宽广啊!差点没被rh打出车窗。。。。而Zabriskie Point则是眺望了一下我们刚刚走过的Trail.

今天扎营的地方在Visitor Center旁的sunset campsite。交钱的营地果然设施完善,干净的厕所,充足的水源。某位有洁癖的小孩儿吵吵着要洗澡,居然还真看到布告栏上有shower的广告,5元一个人,收费颇为合理。当然吃还是最重要的,理论上这里的晚上已经算是我的生日了,所以决定火锅最后下面条,庆祝我日渐消逝的青春。大约是火锅吃的太饱,我们决定散步去找那传说中的洗澡堂。风雪都被挡在了山的另一侧,峡谷的晚上没有了烈日,温度刚刚好,抬头满天的繁星和银河,我的最爱啊,多么美好的生日之夜。

走出营地,才发现,传说中的洗澡堂原来是在对面的Ranch里,曾经的牧场,现在已经改建为小小的旅游村了,麻雀虽小,杂货店,餐馆,酒吧,住宿一应俱全。而令我们大为惊喜地是,原来洗澡的旁边还有一个温水的户外泳池可以享用。躺在水面上望着满天的繁星,这是怎样一种生活,满身的疲劳瞬间消失。洗过香喷喷热水澡,时间还早便踱步至旁边的小酒吧,坐在吧台才想起来没带ID,只好躲到旁边的沙发,偷偷喝两口rh的酒,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听着酒馆里悠悠的乡村音乐,拿着手机刷着网站看着各处朋友的祝福,这大约是我过得最为美妙的生日之一了吧?!

回到帐篷,钻进睡袋,头一次野营居然香香的入睡,真是多亏某位有洁癖的小孩儿啊!细细数来,居然来到美国所有的生日都是和rh一起过得,知己难得,夫复何求!

Death Valley Road trip, Day1

很久没有自己计划旅行了,最近的都是蹭别人的行程,人家写好时间地点注意事项,我就省心的参与一下。

跑去死谷起因缘由已经记不起来了,开始只是应RH同学的要求计划行程。本只是利用一下总统日的长周末,恰逢我的生日,便更加积极的搜集资料了,起草了三个议案,到此一游加Telescope,三天backpacking,或者是到此一游加荒野之旅。最后我们很贪心的结合了一和三,使得整个行程安排的非常满。

第一天,清晨四点我们就爬起来,开始了死谷之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把Telescope Peak的hiking放到了第一天。做为死谷最高的山峰,一万一千尺的高度虽然算不上什么,但遥望山脚下低于海平面200多尺的山谷,如此巨大的落差也算是别具一格了。事实上,Trailhead已经是在8000尺左右了,所以整个爬升并不是很多。只是距离比较长,来回有14mi,加上从LA开过去也要近五个小时,所以只好起个大早。结果我们还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此处先按下不表。一路上,本打算轮流开车继续补觉,谁承想居然和rh同学叽叽喳喳了一路(后来发现我俩是叽叽喳喳了三天,有的时候自己都惊讶,怎么能有这么多话说),于是不自觉的就开进了国家公园。

很明显, 进入国家公园后,两边的景色就沙漠起来,干燥的天气使原本就已经枯黄的山丘徒增了一份沙雾。可是临近TH路上居然盖起雪来。自从来到南加后,就发现,虽然绝大部分天气很热,山上很秃,但是只要背阴的地方也还是会积上很厚的雪,绿树葱葱。之前在网上查询就已经得知最后的两迈处有一个铁门,如果之后的路被冲掉,可能要在原本的行程上再加上一千英尺的爬升以及来回4mi的路程。铁门位于我们到达死谷的第一个景点处Wildrose Charcoal Kilns。翻译成中文应该叫做木炭制造屋,是十九世纪末,煤矿厂用来冶炼木炭的地方。其实整个死谷国家公园的前身就是淘金时代的采矿场,所以到处都有采矿遗留的废墟和痕迹。这个是个造炭屋算是这种类型的建筑里保存最为完好的,十个小屋拍成一排,乌突突的和周围的景色也颇为相称。据说建造这个炭屋的其实是中国人,其建筑寿命本只有十几年,可是一百多年过去了,它们依旧完好无损。一方面,其座落地点位于山谷之中,四周的群山算是挡了些风雨,另一方面,建筑的设计本事也是经久耐用的。从小门进去,里面已经是空空荡荡了,不过我们很高兴的在里面逛了一圈,一致觉得这是一个极其良好的野营场所,避风避雨又通风。当然是不能破坏古迹的,此处明令禁止camping的啦。

P1040024

有点跑题,回来说我们的Telescope。铁门是大敞四开的,我们也没有特别留意,径直的开了进去,虽然地上已经有厚厚的雪,但之前的车开出的轨迹十分明显,我们也就跟着上去了。隐隐觉得我们在上坡,而轮子的摩擦力却不断减小。虽然租了辆AWD的车,也只能是减少一点打滑,如果这雪下面是冰的话,而又这样一直上坡,估计有点悬。果不其然,大约在行驶了一迈左右,我们就看到一群人在顺着道路前行,明显是把车停在了铁门外,步行上山。刚想开过去问个路,我们的车就非常不争气的开始打滑,然后我才意识到,其实路的坡度还是挺大的,向后滑了三五米才刹住。领队的老爷爷很热心的过来,告诉我们,我们大约离TH还有一迈,但之后的路坡度更大,他们一行人中有两辆小车,索性就停在铁门外了。此刻我们的选择也只有继续前行,或者倒回铁门,因为路十分窄,而我们的suv又很长,U turn是不可能的。于是,换到手挡,再次尝试,还是滑了下来。车一旦打滑,基本也就没救了。没有雪链,我们只好乖乖的倒车。这绝对是对车技的巨大考验,我们轮番上阵,摇晃中,这一mi的路程显得无比漫长。中途有一个比较宽的地方,本尝试着掉个头,结果还是不幸的陷到雪了。还好不是很深,不停的垫树枝推推搡搡总算出来了,于是乎,不敢再有任何想法,继续倒车,生怕再陷下去。

P1040026

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一个人倒车,剩下两个人索性在外面看着两侧的轮子指挥。由此也促成了十分搞笑的场景,一辆巨大的suv在雪地里向后倒,有两个小人儿在车头跟着跑,车不时地打滑,跑得人也不时地踉跄,大家还都面色凝重,极其严肃认真。事后想起来这个场景,我自己都笑到喷泪。其实路况还好,到也没什么危险。终于快退到铁门时,前方有车下来,四驱jeep加雪链,顿时觉得自不量力。折腾了这一大通,我们正式出发爬山已经十点半,而行程又多了4迈。

走到TH后,还是觉得我们半路退下来挺好的,之后的路果然坡度很大,而且基本都冻成了冰。大约之前太戏剧了,真正的hiking反而平淡了很多。前三迈两千英尺的爬升基本都是顺着山腰的小路,右侧望去则是一万多英尺下的低洼地带。

P1040033

之后的路则是沿着山脊而行,虽然两边的景色都开阔起来,但相伴而来的则是巨大而凛冽的寒风,看rh那飘逸的头发也可略见一斑。Traverse的路很多都被雪盖住了,好在有gps,也不算难找,而且只要雪比较松软的地方都能看到脚印。到达Telescope Peak的脚下,我们遇到了折返的老爷爷领的队伍。老爷爷告诉我们,他们并没有登顶,最后一千爬升在山脊,风很大,他们也没有冰爪,加上天气阴沉下来,他们打算还是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TH。此时已经快下午三点,对于我们,要是登顶也未尝不可,但回来的路必然有些夜路,虽然也是计划之中吧。但阴沉的天气实在没给我们足够的动力,而思考着下山后暖暖的火锅,我们还是决定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晚饭。安慰着自己,再多个一千英尺想来能够看到的景色也和此处无太大差异,便心满意足的折返归途。

还是觉得下撤的决定挺明智的,由于太阳躲到云层中,路上的雪也冻结起来,时不时的冰面颇为讨厌,冰爪穿上觉得多余,退下又觉得打滑,索性三步并做两步,也懒得停歇,一路小跑下到了山底。回到停车场居然赶上了最后一抹夕阳,映得天边无限美丽。

P1040064

出山谷,找到营地,搭起帐篷,风却很大,我们只好将火锅放进人家生火的铁圈里,蹲在地上不顾形象的大块肉剁,不过黑压压的其实也没啥形象可言,热腾腾的火锅吃的还是很舒服,抬头仰望,也有满天的星星,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野营的生活基本就是吃饱了就睡,躺在帐篷里,周围的声音瞬间模糊起来。据rh说,大约正想和我聊天时,我便已梦去周公了。哈,不好意思啊。

Christmas Road Trip, Texas

Road Trip到LA后,马不停蹄的又开始了圣诞之旅。终于没有再去夏威夷,最后一个可爱岛留到下次吧。节省开支,跑到了休斯敦,主要是完成某人的心愿,去看火箭。一路行程很轻松,老公之前的努力工作换来很多mileage 和hotel point,所以算是腐败休闲五日游。

机票订的是往返休斯敦的,悲催里程换来的机票居然绕道了Aspen,早知道就应该lay over一下滑个雪。所以从LA飞到休斯敦居然用了近一天。在休斯敦的行程很简单,和老友吃饭,看火箭比赛,虽然没有姚明,但应某人特别要求还是去了趟姚餐厅,虽然网上评价不是很好,不过我觉得他们家的烤鸭做得还不错,而且分量很足,我俩居然之后又吃了两顿。。

问友人休斯敦有什么好玩的,被告知两个字“没有”。所以我们就只好跑去了NASA Center。说起来,从到美国来我也算是一直是靠NASA资助,也要支持一下NASA的旅游事业。和一般城市的科技馆差不多,各式各样的模型,小电影,讲解员。坐小火车进到Johnson Center看看真的火箭还是挺特别的。

由于买票的时候买了city pass,所以也随便逛了逛城市的其他的博物馆。一个小小的health museum,很有趣,里面有很多要动脑筋动手的小游戏。我俩玩得不亦乐乎,要不是时间有限,估计可以玩上一天。另外一个是艺术博物馆,还是蛮赞的,至少比西雅图的大很多,只是整体安排有一点杂。

另外去的城市就是首府奥斯丁和老城圣安东尼奥。和奥林匹亚一样,德州的首府也是圆拱型的建筑。大厅中摆放了历任州长的相片,最近的一个就是布什同学了。然后就是,德州人民和西藏人们在政治层面有些像,总是念念不忘自己那段曾经独立的历史。顺便拜访了欧.亨利同学的故居,犀利的笔锋背后也还是免不了曲折的人生和糜烂的酒精药品。

整个德州之行的亮点大约就是老城圣安东尼奥了,西班牙式的建筑颇有异域风情

曾经的传教地,古战场如今也已经游客如织,恰逢圣诞,街上居然有灰姑娘的南瓜车,应该圆了很多小女孩的五彩梦吧。我俩本来想去学习一下历史,再多了解ALAMO战役,结果阴错阳差进去了Mission Impossible的放映厅,古战场变成了现代化高科技。可惜小汤哥再拼命也掩饰不住日渐高涨的年纪,不过宝马的广告做得很好,体现了性能,安全,时尚的高度结合。

本以为回程的时间会因时差显得短些,结果飞机晚点,滞留在Aspen整整一个下午。Aspen果然是个很有钱的小镇,连机场的免费杂志都有着vogue的质量,小小的候车厅里还有live的吉他,注意,这可不是什么卖唱,从吉他和功放的音质便可窥知,显然是个有钱有闲有情趣的家伙。还好的是,往来的帅哥美女让整个下午变得好过很多,为什么滑雪的这么多帅哥美女呢?

回到LA,新的一年又已经开始,而于我也是生命旅程的另一个开端。

一路向南 D6&D7, The End

这一天的行程基本是继续昨日的大树之旅。就像之前提到的,红杉树国家公园其实是一系列的总称,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大块区域,刚刚好适合我的行程。取道101的支路,所谓Avenue of the Giant Redwood,红杉大道,途径Big Tree。一个小小的Loop Trail,汇集了依旧生长的以及不幸倒下的巨大红杉。由于到的早,几乎没有人,于是摆弄着相机拍了几张和大树们的合影。

1216_RoadTrip_ToLA

再次回到101上,剩下的行程就基本是赶路了,因为希望能够避开三番的traffic。话虽如此,还是绕道了1号公路,去欣赏一下加州海岸的魅力。通往海岸的路是崎岖的,上到一号公路的一开始是一段翻山的路线,眼前不时冒出的限速牌都是10mi, 15mi,最高也不超过25,这样的路程居然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七拐八拐的,幸好是我自己开车,要是坐车的话估计早晕过去十次了,车里满满的家当也随我叮了咣哴晃来晃去。当我终于见到40mi的限速时,那叫一个激动啊,终于不用一脚刹车,一脚油门了。进入加州后,一直是晴空万里,而太平洋的海面也渐渐变为蔚蓝色,虽然依旧是悬崖峭壁,怪石嶙峋,但却不再萧瑟与冷峻。

p1070163

未再多做停留,途径128转回101就差不多进入了湾区,进入大城市就是一个字,堵啊,从Santa Rose开始,就不时的堵起车来。想到今后每天要穿过LA downtown,这叫一个头皮发麻啊。

终于,于晚上5点半到达RH家,与老公,以及伴郎伴娘胜利汇合。RH的新家很温馨啊,有妈妈呆过的家果然不一样,十分的井井有条。独自旅行了五天,此时大概没有比见到老朋友更让人高兴的了。

Day 7. 这次老公返回湾区,其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解决掉那辆三年前陪我们横跨了美国的小破车,年迈的小车已经跟不上我们的步伐,开始不间断的罢工。于是我们决定带回LA,为它找另一个归属。和老公汇合后,本打算沿着1号公路慢慢开到LA,可惜,他的小破车很不给力,鉴于车况,我们决定还是一早出发,直接回家,以备半路挂在路上也好有时间拖车。一路高速无甚可表,小破车表现也算正常,可临近家门后,它开始发飙,只要一停,就熄火,然后重启n次,才能开动。于是,只要堵车,或是红灯,我们便提心吊胆,在无数的熄火重启和无数的愤怒嘀声中终于开到了家,结束了我们与它的最后一段旅程。

一进家门,我惊喜的看到那堆满了所有角落的纸箱,我的五年家当先我到家,惊喜的是看起来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于是一鼓作气,一个晚上居然收拾停当,插开了所有纸箱,所有物品基本归位,虽然满满当当,却也让我们的小窝更加温馨。不过想到要再次搬家,还是会觉得恐慌。

我的搬家之旅,也就至此正式结束。